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开放金融市场的利弊

佩蒂斯:尽管对外开放中国金融市场可能会提振流动性和价格,但代价是削弱银行业稳定,导致中国更容易受到境外金融扰动的影响。
8小时前

如何解读央行“降息”?

周浩:“降息”很难给出一个明确的对于货币政策的方向性解读。各种操作之后,央行可能只是通过“降息”来检测一下市场反应和实际效果而已。
15小时前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加入CPTPP条约才是更重要的

曹辛:就现实来看,中国明年肯定能加入RCEP,但真正的重点是在CPTPP(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大生意。
1天前

区块链带来生产关系的改变

张海涛:区块链正在改变传统生产关系;也将给IT基础架构和互联网带来深远影响,区块链机制将应用在更广更深的领域。
4天前

中美应该为“竞合”时代做准备

傅莹:看中美关系的未来,关键在于双方能否继续在同一个国际体系内和平共存,解决分歧。如果两国滑向对抗,则有可能导致世界的分裂。
5天前

香堂“小产权房”中的经济和法律问题

盛洪:中国奇迹的制度原因,就是市场在配置商品生产和配置土地方面都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对此不能视而不见。
6天前

联想、阿里巴巴们会成为中国基石型跨国公司吗?

黄河:中国基石型跨国公司不用照抄西方既有路径,而是参与全球商业游戏,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定价权的同时,又代表中国思路,推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
6天前

周轶君:我为什么拍《他乡的童年》?

葛书润:“我们都将生活在孩子创造的未来中,”周轶君在工作室的文章里这么写。以童年窥探“大人”,从他乡观照故乡,这位母亲旅程的终点,亦是我们思考的起点。
2019年11月5日

贫困县的融资租赁生意经

王苏娅:中央收紧地方融资平台的监管后,以“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各种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款”的项目,迅速成为地方政府融资的主要融资手段。
2019年11月5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俄会结盟吗?

曹辛:中俄会事实结盟,但不会有盟约;结盟方式将是一事一议,而且是在涉及两国重大安全和战略议题上的结盟。
2019年11月4日

“活”、“人”:新文化运动中的傅斯年和《新潮》

叶胜舟:陈独秀、胡适开启和领导的新文化运动,核心关键字是“活”和“人”,要创造活的文学、人的文学。
2019年11月1日

南海地区安全格局日益朝大国竞争方向演变

吴士存:受美国“印太战略”影响,中国与美国主导的盟友和伙伴体系的较量将日趋剧烈,给安全形势带来新挑战。
2019年10月31日

降准仍在轨,降息也在途

胡月晓:经济转型带来的经济持续底部徘徊,使得企业经营难度上升,叠加基建投资重要性的上升,让“降成本”成为下一步“供给侧改革”的重心。
2019年10月31日

中国转型时期如何交易大宗商品?

中国大宗商品消耗量放缓的迹象,对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前景至关重要,金属和矿石的投资者需要新的策略应对这一转变。
2019年10月30日

高龄产子不该被谴责

刘远举:60岁不能生孩子,穷人不能生孩子,弱者不能生孩子,这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2019年10月30日

投资中的“火鸡问题”

伍治坚:“火鸡问题”的本质是我们强行从本没有规律的事件中寻找规律,或基于有限的小样本去总结规律。这种行为在金融投资中随处可见。
2019年10月30日

香港的地区金融中心地位无可替代

陶景洲:维持一个繁荣的国际金融中心需要许多要素。但真正使香港区别于上海、深圳等内地金融中心的,是它的法治和司法独立。
2019年10月29日

6%带来的 “压力测试”

周浩:中国第三季度6%的GDP增速再次创下数十年来的低点,但对于政策决策者和市场参与者来说,真正的问题并不是实际增速是多少。
2019年10月29日

边缘战略:中国手机崛起的深刻逻辑

周掌柜、Christoph Loch:边缘视角不仅让各大厂家学习友商和奋斗自强,更能从未来看现在,勇于突破、坚定聚焦,这或许就是中国手机品牌崛起的深刻逻辑。
2019年10月25日

怎样根除“一刀切”?

盛洪:近期的情况表明,尽管有中国国务院对一刀切的严厉批评,但“刀”还在“切”。若想治本,就要改进制度。
2019年10月25日

为什么总有投资者“踩雷”P2P?

吴飞:抛开P2P本身的合法性因素,投资者频频踩雷的背后,仅仅是因为投资者的无知以及不了解投资风险吗?
2019年10月24日

专家估值法和自由竞价法哪个更有效?

伍治坚:明白众人智慧背后的逻辑,对市场充满敬畏之心,认识到市场的有效性——这是我们成为聪明的投资者需要跨越的重要一步。
2019年10月24日

2020年全球经济展望:从9到0,从0到1

程实、王宇哲:2020是承上启下年份:从9到0,全球经济正经历金融危机以来至暗时刻;从0到1,创造性毁灭的动力在存量博弈的背景下酝酿升维竞争的新开始。
2019年10月23日

如何看待中国GDP增长率下降

邹至庄:根据基本定律,一个国家到了发展后期,经济发展的速度便会下降。中国应当慎重检讨近年宏观经济政策,是否适当地施行市场经济。
2019年10月22日

青春期叛逆的真相:他们成长了,而我们没有

徐海娜:他们在成长过程中逐渐发现了成人的“不好”,还发现父母老师并不想改变,而只想改变他们,而因此更为叛逆乖戾。
2019年10月22日

债市观察:从“两个预期”看债市走势

蔡浩:促发展、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是当前宏观政策施策第一要务,这也促成了“两个预期”的形成,短期和长期均对债市形成利空。
2019年10月21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特朗普对中国是祸还是福?

曹辛: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2019年10月21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关于中美“脱钩”的几个问题

曹辛:越是外部压力大,中国越要保持定力,切不可给外部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误判,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化压力于无形。
2019年9月30日

国企改革何以可能?

盛洪:应当进行彻底的国企改革,首先就要去除“国企租”,使国企成为与其它企业一样的市场中平等的竞争者。
2019年9月20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