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不喜欢猫……直到疫情来临

哈洛德:如果没有居家令,我能体会到猫每天给我带来的幸福感吗?简单的亲近,就可以与猫建立起亲密的联系。
2020年7月23日

“U型转弯”是好事

凯莉:政府在政策上改弦易辙,其实是一个健康并且正常运转的民主国家的标志,它表明政府愿意倾听,从善如流。
2020年7月23日

美国撤销遣返纯网课留学生新规以后

什里坎斯:这项新规在遭到各方强烈抵制后撤销,但人们猜测特朗普政府可能会以何种方式重新施加限制。
2020年7月23日

自动驾驶时代的未来汽车内部空间结构

黄震:当自动驾驶来到我们身边,传统汽车的空间布局显得与自动驾驶时代有所脱节。也许应思考与自动驾驶相匹配的未来汽车内部空间结构了。
2020年7月23日

FT社评:复苏基金标志着欧盟取得重大突破

欧盟就设立7500亿欧元复苏基金达成协议,这是欧洲一体化进程中的里程碑时刻。欧盟将首次能够通过联盟赤字来应对经济冲击。
2020年7月23日

英国无法承受自我隔绝于中国

费尔贝恩:为了英国未来的就业和繁荣,英国需要一个深思熟虑的对华经济战略,而不是自我隔绝于中国。
2020年7月22日

世界大变局时需跳出“梁启超陷阱”

陈力阳:现实越是惨淡,理想却越是宏伟;理想越是宏伟,现实问题却越找不到合理的解决方式。这种互为因果的中国式思维陷阱,我们不妨称之为“梁启超陷阱”。
2020年7月22日

在家工作最大的损失:没法八卦

雅各布斯:办公室八卦可能是好奇心和社交能力的标志。它将员工们凝聚在一起,帮助他们了解哪些行为可以接受。
2020年7月22日

论刺激经济,中国央行的选择多于美联储

科尔:随着美股飙升,美联储收获了掌声,但中国央行在没有借助非常规政策的情况下,正在成功地推动经济复苏。
2020年7月22日

负利率无法挽救负债经济体

德拉罗西埃:负利率并非应对过度负债的好办法,负利率是金融不稳定的根源,会帮助制造资产泡沫。
2020年7月22日

“新冠大流行“后的两大趋势

严家祺:新冠大流行带来了灾难,本文用宇观经济学的方法,来分析、预测“新冠大流行”后全球经济的大趋势。
2020年7月22日

深圳最严调控:房地产还是支柱么?

周浩:房地产市场对于宏观经济十分关键,但已不再是经济支柱;我们短期可以忽视租售比,但房地产投资已失去经济意义。
2020年7月22日

黄金能否有效对冲通胀风险?

伍治坚:用黄金对冲通胀的效果不够理想,因短期内黄金走向充满随机性,且其高波动给投资组合带来更大风险,与对冲风险的投资目标背道而驰。
2020年7月22日

科技经济浪潮蕴藏投资机会

陈敏兰:投资者应避免过度依赖单一趋势或单个地区,甄选具良好增长前景的长期主题,将主流趋势及重大科技突破融入到充分平衡的投资组合中。
2020年7月22日

性少数职场反歧视势在必行

杨绪源、王翌楷:中美对平等就业权的强调都指向了同一个结论——加速保障性少数在职场不受歧视,时机已到。
2020年7月22日

对黑人科学家的偏见不利于科学

马卡罗夫:科学得益于信仰、背景和价值观的多样化,而歧视黑人科学家意味着研究团队做不到包容和平等。
2020年7月21日

中国低收入人口知多少?

李实、岳希明、罗楚亮:按照官方标准,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不足1000万,但很大人群有返贫风险。低收入人群仍占主体,过高估计收入会带来误导。
2020年7月21日

中国疫情常态化防控的经验与隐患

叶胜舟:中国疫情防控的八个经验和特点日益清晰,但地方政府防控层面上,疫情信息及时性、透明度有待改善。
2020年7月21日

ESG概念被过度炒作了

康奈尔: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概念能够给企业或投资者带来额外回报的证据并不充分,甚至根本不存在。
2020年7月21日

美国新冠病例激增可能引发经济“二次探底”

戴维斯:美国对新冠疫情的政策回应一直力度不大,而市场对此仍然出奇地放松。我们模拟了部分州实施全面封锁的情形。
2020年7月21日

Lex专栏:银行应停止向煤电厂放贷

银行收紧与煤炭项目相关的贷款是正确的。为使世界有机会达到为解决全球变暖问题而定下的目标,这十年要大幅减少煤炭的使用。
2020年7月20日

放贷不如买债,资产转换时点到了吗?

蔡浩:资产切换可能是债市多头参与者的一厢情愿,更何况下半年国债发行压力较大,收益率上行幅度或会超预期。
2020年7月20日

美股“水席盛宴”难持续

胡月晓:一个依靠“放水”、没有经济支撑的股市,纵然企业因报表修复而显得很健康,却随时有可能面临深度调整。
2020年7月20日

数据安全法:来路与前途

许可:在数字经济的世界版图上,欧洲无疑是落后者。但伴随着GDPR的生效,它有可能以一种新的方式改变这一格局。
2020年7月20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可待美国新总统产生后再确立对美方略

曹辛:特朗普对华政策主要是为下一段总统选举造势,中国不妨继续观察,在美国新总统产生后,再确立大的对美方略。
2020年7月20日

美国令人担忧的对华“共识”

加内什:身处华盛顿,你会感觉到一个国家正在滑向无休止的与中国对抗,而辩论少得出奇。这种“文明”程度令人不安。
2020年7月20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应利用SDR应对新冠疫情

易纲:进行SDR普遍分配的建议已经得到基金组织绝大部分成员国支持。为应对疫情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国际社会应尽快达成共识并落实SDR分配。
2020年7月17日

瑞幸和Wirecard崩塌的背后都有他

蔡凯龙:做空有着积极意义,但前提是有成熟法制配套。我们无法完全信任做空者,因为他们不是伸张正义的游侠,而是以此为生的逆向投资者。
2020年7月17日

准备迎接新冠债务危机

埃尔-埃利安:面对大量违约的可能性,投资者与其购买那些估值与基本面脱钩的资产,不如更多考虑其资产的收回价值,然后据此调整投资组合。
2020年7月17日

对弱者报复社会的恶性案件的思考

邓聿文:弱者对弱者的报复,从表面上看,是偶然和随机事件,但从根本上看,则是政治和社会问题,要解决也只能从政治和社会入手。
2020年7月17日

特朗普的福音和最后的试探

马丽:我和美国历史学家杜梅对谈,从女性视角理解特朗普和白人福音派的关系及其对美国当下政治与社会的塑造。
2020年7月17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