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st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后危机时代中国别无选择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中国必需把本国13亿消费者转变为内部增长的主要来源,否则从西方吹来的盘旋不去的后危机逆风,就会削弱中国的增长动力。
2010年6月10日

人民币汇率没有低估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高盛的模型显示,目前人民币汇率十分接近其合理水平。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美国收手,事态将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2010年4月6日

俄罗斯不能不管气候变暖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荣誉教授吉登斯:普京曾说,气候变暖,俄罗斯人倒是可以少花些钱买皮大衣。今夏的森林火灾突显出这种说法是多么无知。
2010年8月31日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界应该对此次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它提供的模型曾让监管机构相信:市场可以自我监管;模型是有效的,而且会自我修正。但事实证明这些结论是错误的。
2010年8月23日

将“大社会”变成现实

英国下院议员艾伦和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奥尼尔:只有建立早期干预机制,打破社会机能失调与未能充分发挥潜力的跨代循环,“大社会”才能真正建立。
2010年8月4日

复苏前景不乐观

鲁里埃尔•鲁比尼、伊恩•布雷默:全球各国需要协同努力,应对经济衰退。如果执行到位,全球经济也只会缓慢复苏。如果不实施这些措施,全球经济将陷入双底衰退。
2010年7月23日

美国如何走向复苏?

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美国总统奥巴马做出的在短期内支持复苏、在中长期内削减赤字的承诺,是面临双重挑战的美国经济可选择的唯一明智路线。
2010年7月22日

希腊必须重组债务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鲁比尼:欧盟和IMF对希腊做出的1100亿欧元纾困计划只是拖延了不可避免的违约,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对希腊的公共债务进行有序重组。
2010年7月2日

假如德国退出欧元……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乔治·索罗斯:德国民众不太可能认识到,德国的政策正对欧洲其它国家造成伤害。德国人不妨做一个“思维实验”:假如德国退出欧元,恢复德国马克,将会发生什么?
2010年7月1日

G20需要求同存异

Pimco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此次G20峰会,“增长”和“紧缩”两阵营间的争执只可能会加剧。两个阵营各有对错。只有双方都明白这场争论是不全面的,僵局才会打破。
2010年6月28日

主权债务危机的出路

努里埃尔•鲁比尼和阿那布•达斯:金融危机正在从私人部门向主权实体蔓延。我们需要一个全面解决之道,而不是七零八落的局部应对举措。
2010年6月3日

如何打破危机循环?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过去三十年间,平均每三年会发生一次危机。每场危机都有一个共同点——宽松的货币。这种“格林斯潘对策”是短效麻醉剂,一次又一次地为下一场危机搭建舞台。
2010年5月20日

希腊债务危机呼唤“B计划”

鲁比尼、达斯:提供官方融资以纾困希腊的“A计划”是一步险着,很可能失败。的确,市场已对该计划投了反对票。有关方面应转而采用“B计划”,包括让希腊进行先发制人式的债务重组。
2010年5月7日

必须尽快化解希腊危机

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CEO埃尔-埃利安:希腊债务危机正演变成一场波及范围更广的危机,未来几天各方必须快速出台大量举措,才有挽救形势的一线希望。
2010年4月30日

美国必须正视衍生品风险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索罗斯:不管高盛是否有错,美国证交所起诉所涉那笔交易显然没有任何社会效益,衍生品等类似金融产品必须受到监管。
2010年4月26日

中国是美国经济的替罪羊?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史蒂芬·罗奇:美国的贸易逆差是多边的,而非仅仅是中美双边的。美国如今正在把各种自己头疼的问题归咎于中国,这既反映出美国在政治上寻找替罪羊,又反映出其拙劣的经济政策,这两者结合起来,可能造成极大的危害。
2010年4月2日

中国中铁获印尼煤炭运输铁路线合同

中国中铁(China Railway Group)获得了建造并运营印尼一条煤炭运输铁路线的48亿美元合同。这是中国国有控股铁路公司获得的一系列海外合同中的最新一笔。
2010年3月26日

希腊并非欧元唯一威胁

索罗斯:鉴于希腊现政府决心削减财政赤字,对希腊来说,临时援助应该足够了,但即使希腊逃过一劫,也不能消除笼罩欧元前景的问号。
2010年2月23日

美国需要“炉边谈话”

美国耶鲁大学教授希勒:如今,公众信心不足可能会使美国陷入衰退。领导人亟需进行信心管理。也许,奥巴马需要效法罗斯福,也来一次“炉边谈话”。
2010年2月22日

全球监管协作并非必要条件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各国已经就全球监管协作的必要性达成了共识,但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全球监管体制的进展却异常缓慢。
2010年2月12日

再赌一把中国股市

富达国际投资总裁安东尼·波顿:如果今年年初我就发起一只基金投资中国股市,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尽管我晚进入了一年,我依然相信中国目前这波牛市能再持续几年。为此,我决定推迟退休,重返基金管理阵地。
2009年11月30日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中文译稿2/3)

在乔治·索罗斯上月于中欧大学发表的题为“未来的路”的演讲中,他讨论了金融危机对美国在全球主导地位的冲击。他认为中美间关系将发生结构性的交替。
2009年11月11日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中文译稿3/3)

在乔治·索罗斯上月于中欧大学发表的题为“未来的路”的演讲中,他呼吁中国成为更为开放的社会,并且有胆识和勇气承担起历史的重任。
2009年11月11日

索罗斯演讲:未来的路(中文译稿1/3)

在乔治·索罗斯上月于中欧大学发表的题为“未来的路”的演讲中,他讨论了迄今非常成功的全球范围内的“救市”努力,但警告说第二轮衰退很可能就在眼前。
2009年11月11日

美国仍是全球经济支柱?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和执行副总裁托路易:猜测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未来,已成为一件时髦的事情。两种观点如今占了上风:一、你无法用无替代有,因此美元的全球地位可以得到保证;二、目前美国中期前景与美元地位不符。
2009年11月10日

美国在制造一个可怕的泡沫

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教授鲁比尼:宽松的货币政策是资产价格大幅上涨的重要因素,但更为重要的因素是美元疲软。一旦美元升值,将引发严重问题。
2009年11月6日

分析:防止泡沫经济再现

独立策略公司总裁大卫·罗奇:由于美国、英国和日本都将向国际市场借钱,当定量宽松政策结束,私营部门信贷需求稍有复苏,债券收益率就会上升,戳破当今债市甚至股市泡沫。
2009年11月2日

别把金融改革抛诸脑后

索罗斯:目前并非实施长远变革的恰当时机,必须等到下一阶段。但是,如果把改革抛诸脑后,代价将是我们无法承受的。
2009年10月27日

全球危机加快新兴市场崛起

新兴市场管理公司董事长范艾格特梅尔:最近的全球危机并未阻碍新兴经济体崛起的进程,相反还起到了加速作用。
2009年10月16日

衡量公民的幸福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起初,GDP和GNP等国民收入数据是用以衡量市场经济活动,但它们越来越被视为衡量社会福祉的指标,其实它们不是。
2009年9月17日

我反对伯南克连任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世界需要的是能预防危机的央行行长,而非控制危机损失的央行行长。仅此一个原因,伯南克就不该连任美联储主席。
2009年8月27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