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马丁•沃尔夫的八大“中国谜题”

作为一位长期的中国观察者,在马丁•沃尔夫看来,中国有一些让人着迷的、专属于自己的“谜题”,吸引着西方的关注和观察。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自1996年起任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至今,以每周发表的专栏和多部著作享誉学界与政界,被公认为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宏观经济评论人之一,跻身《外交政策》杂志评选的全球最重要的100位思想家之列。他在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中人脉广泛,是达沃斯等国际论坛上的常客,支持全球化和自由市场。他多年来密切关注中国经济,过去25年间几乎每年都到访中国。作为一位长期的中国观察者,在马丁•沃尔夫看来,中国有一些让人着迷的、专属于自己的“谜题”,吸引着西方的关注和观察。2018年3月23日马丁•沃尔夫将出席由FT中文网举办的“View from the Top”(高端视点沙龙),开启他新一年的中国之旅。在此之前,我们整理了八道马丁•沃尔夫的“中国谜题”,期待邀请您来共同参与讨论,也期待听到您的“中国谜题”和观点洞察。1、对西方来说,最大的“中国谜题”是什么?为什么让他们不安又着迷?对于西方来说,最大的“中国谜题”是,这种现代化进程是由一个共产主义政党领导的。你知道,对我们西方人来说,共产主义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意识形态,它来自西方,却被西方所拒绝。现在共产主义出现在中国,这个文明古国宣称它是共产主义的,我们很难理解这意味着什么。这真的可能发生吗?它又是怎么运行的?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中央集权的,原则上来讲显然是非民主的,但同时中国又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这种奇怪的对比也是独一无二的。你怎么能在一个共产主义国家发展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是一个根本性的谜题。大多数西方人的假设是,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人变得更富有,出现更多中产阶级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中国在政治上可能会变得更像西方。这一过程确实在韩国和日本发生过,但好像还没有要在中国发生的迹象。这是一个真正的谜团。相关文章:《沃尔夫:西方眼中最大的“中国谜题”》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2、中国的改革还会继续吗?中国需要审慎调整经济结构,让信贷助推的投资占GDP的比重下降,消费占GDP的比重上升。遗憾的是,中国急需的这种经济结构转型并没有发生,或者至少可以说发生得太慢了。现实情况是,中国经济并没有在向消费拉动型经济模式转变。事实上,考虑到居民收入与GDP的比例之低,中国经济不可能是消费拉动型,而是依然严重依赖于以债务为资金来源的投资。中国当局面临一个两难境地:要么继续推动浪费型增长,要么推动根本性改革——这种改革在短期内可能造成不稳定,长期内却会结出丰硕成果。不论中国嘴上怎么说,到目前为止它选择的道路还是前一条。然而,这条道路也可能带来令人失望的经济增速、飙升的债务、甚至一场金融动荡。相关文章:《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尚未开始》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3、中国巨额债务会引发金融危机吗?中国仍然需要依靠债务快速增长才能维持经济增速,而且摆脱这个陷阱的所有方法,看上去都很艰难。以政府提出的增长率目标增长,需要迅速提高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这不可能一直持续,因此会停下来。然而,由于中国政府控制着金融体系,这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可是,拖得越久停下来,发生危机、增长大幅放缓或两者同时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负债的快速增长以及中国金融体系的巨大体量对全球稳定构成威胁。相关文章:《中国如何摆脱债务陷阱?》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4、中国能取美国而代之,成为世界老大?美国正在放弃全球贸易领域的领导地位。取而代之的将是混乱和困惑,还是围绕中国建立的新秩序?这个问题对全球具有重要意义。如今,亚洲地区——东亚、东南亚和南亚——拥有世界上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包括中国和印度(尽管后者远远落后于前者)这两个正在崛起的巨人。整个世界(包括亚洲)正处于全球化和去全球化、美国领导力和中国领导力之间的不稳定平衡状态。乐观主义者可能认为这是一个机遇。悲观主义者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危险。事实上这既是机遇也是危险。相关文章:《中国能担当全球贸易领导角色吗?》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5、西方的衰落与中国崛起有关?最近几十年最重要的变化是高收入国家在全球经济活动中的权重日益下降。这种改变全都与亚洲(以及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崛起有关。最能体现中国的进步的东西,莫过于其庞大的储蓄。中国之所以积累起如此庞大的储蓄,部分原因是中国经济规模已变得如此庞大,还有部分原因是中国家庭和企业储蓄如此多。中国的资本、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在21世纪的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可能和美国的资本、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在20世纪的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一样。相关文章:《描述发达世界失去优势的7张图表》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6、中国经济增速会放缓到什么程度?未来会被印度取代吗?过去的37年,印度人均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每年增长约4.5%。同一时期,印度的人均实际收入已从美国水平的5%升至11%。这是全球化时代经济领域第二重要的看点,仅次于中国更令人瞩目的崛起。到2050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达到美国水平的40%,而印度将达到美国的26%,即中国现在的水平。到那时,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以购买力平价计算),印度将位列第二,美国第三。印度很有希望成为全球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并最终在本世纪中叶崛起为一个新的民主超级大国。但印度面对的挑战是巨大的。过去的成功表明,这些挑战可以被克服。相关文章:《印度又一次“与命运有约”》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7、中国的经济世界第二,中国的城市竞争力在全球表现又如何?现在是城市时代。现在,全球逾一半人口住在城市,这是历史上的首次。全球五分之四的经济产出由城市地区创造。尽管城市很重要,但有些城市要比其他城市重要得多。东京和纽约的经济规模相当于加拿大、西班牙和土耳其的经济规模。东京是全球最大的城市经济体。洛杉矶、首尔-仁川、伦敦和巴黎的经济规模超过菲律宾或者哥伦比亚。那么中国的哪个城市将成为未来的世界级都市呢?北京上海的机会还有吗?深圳、杭州的机会在哪里?雄安又有怎么样的野心?相关文章:《未来在于城市而非国家》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8、出手阔绰的中国消费者,为何让西方爱恨交织?据贝恩咨询公司(Bain)估计:高收入国家消费者只贡献了2016年奢侈品销售额的一半多:其中美国、欧洲与日本的贡献额分别为23%、19%与11%。与此同时,中国消费者则贡献了30%的份额,其它亚洲国家的消费者则贡献了10%。但重要的转折点是75%的消费行为发生在发达国家:美欧日分别为33%、33%与9%。尽管中国消费者购买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奢侈品,但只有7%的奢侈品在中国国内购买——但这一切如今或许会发生改变。虽说购买奢侈品是中国游客出境游的“保留节目”,但对恐袭的担忧让其对巴黎这样的传统购买天堂“望而却步”,而且中国政府还提高了奢侈品的进口关税。因此,更多中国消费者转而在国内购买奢侈品。相关文章:《奢侈品行业将回暖》向马丁•沃尔夫提问,请点击报名链接3月23日,马丁·沃尔夫将通过简洁、深刻的经济学分析框架,与我们一同探讨正在变化的世界经济,洞察正在发生的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