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别策划

“百马”毛大庆:领跑优客工场

每一个42.195公里,路过风景,路过死亡,也路过了自己。

站在跑完第100个马拉松的百马分享会上,毛大庆的一条腿立得不太直。2016年一次滑雪摔伤,令他的膝盖韧带损坏得严重。因为已经定下了要跑完100个马拉松的计划,毛大庆不太遵医嘱,忍痛用自己在跑步中恢复的方式直奔目标。今年5月5日跑完布拉格马拉松,在50岁时,他完成了个人百马这个“妈妈从来不信”的事儿。

“100个马拉松算什么啊 ,我都跑了190多个了”,一个跑友开着玩笑怼毛大庆来着。跑步的人都会加入不少跑团微信群。在近年马拉松成为国民运动的浪潮下,一波一波跑马达人的准专业成绩都能把前浪拍死在跑道上。

毛大庆说,我也知道百马在跑圈那不叫个事儿。我在一跑友群里面,找到了87个完成百马的跑者。“其实倒没想把这个事儿整得山呼海啸,特土豪似的,就是想找个方式纪念一下,因为这是自己特喜欢的事儿”。

在跑马这件事情上,毛大庆挺专注的,但精力充沛的他其实是一挺“斜杠”的中年。一不留神,他就翻译一本书《鞋狗》,过了没两天又要开一个“大庆朗读”的书店,而站在人生百马的节点上,他的创业事业已经走过四年。截至2018年底,优客工场已在全球44个城市布局200余个联合办公空间,这位前凯德、万科高管,现优客工场的创始人,一直没有停歇。就像百马之后也将继续奔跑一样 ,毛大庆在创业赛道上一直在思考的是,联合办公的闭环商业模式以及优客工场未来的发展去处。

“我还挺有用是一件美好的事儿”

“跑步看起来是一项挺简单的运动,但是很多人跑步的理由是复杂的。” 每一个42.195公里,都让毛大庆路过风景,路过死亡,也路过了自己。

“我第一个马拉松是一位大姐带我跑下来的,当时我就想,以后我跑成大姐这样,也要带着别人跑。” 后来,毛大庆也这样做了。

在百马分享会上,一位小伙子绽开的胜利笑颜映入眼帘。毛大庆指着这张照片说,这是一位抑郁症跑团的成员叫张强(化名),这些跑步的人跟曾经的我一样,患有抑郁症。

毛大庆当时被分配到的任务是,陪张强跑下北京首马。在张强认为自己不可能完赛的心理质疑和生理痛苦中,毛大庆要鼓励他、专业辅导,最终陪他完成了人生第一个马拉松。

“当年他是一位5小时外的选手,而今已经是一位3小时15分完赛的选手,我已经不可能再陪他跑了。” 说这话时,毛大庆看着遗憾,其实有点自豪。

而后,张强也如毛大庆一样把带抑郁症患者跑步当成自己应该做的事。张强跟毛大庆说,“这让我觉得,我这个人还有点用”。毛大庆回味着这句话,掂着手说,“我这个人还有点用,这是一个多美好的事儿”。

往后的毛大庆乐于当起了陪跑的“兔子”。这是马拉松运动中充当速度标尺的领跑者。要打破自己习惯的节奏,以稳定的配速作为参照物在选手中陪跑。在他的100个马拉松中,当了十几次“兔子”。印象深刻的是当“关门兔”,除了充当速度标杆,毛大庆还乐于“捡人”。

“濒临极限时,有些人已经对速度和距离没有概念了”,毛大庆回忆。一次赛事中,一个跑者在临近终点三四公里的地方痛苦不堪,哭喊着就要放弃。毛大庆上前连忽悠带鼓励,拖着他过了终点,一看完赛成绩居然是4小时37分。

“这对一个人的影响很大”,在毛大庆看来,带那些濒临放弃的人跑过终点,完成他们的目标,是对一个跑者意志和人生信心的塑建,值得。

“跑完百马,我还准备跑呢。不过再往后跑,数字就没有意义了,希望帮助更多喜欢跑步的人,带很多初跑者跑首马,也去支持一下小城市的马拉松赛事。”毛大庆说。

人生的效率与安全区

要说毛大庆去跑步这个事儿,其实也是被“挤兑”出来的。

“王石对我影响挺大的,在万科工作时高管都运动,不沾点运动这活儿也没法干啊”,毛大庆说,“后来我说我去跑步,一个从小与体育绝缘的人跑马拉松,我妈都不信这事儿。还有人说,我一定会出事儿。”

而事实是,毛大庆花6年跑下了100个马拉松,收集了100个号码布,拿到了100块奖牌,这些奖牌加在一起有18.4 公斤重,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是在半路退赛的,也没有一次因赛受伤。

“马拉松的要义是什么”,毛大庆很严肃地说,“是跑出去,还要安全地跑回来。”

于跑步中,毛大庆直面过死亡。一次赛事中,一个跑者在他前面不远处,狠狠地砸下,让他觉得地都在震动。这让毛大庆更深刻地向别人讲述,人生是要勇于脱离舒适区,但是必须知晓安全区的边界。

“什么叫跑得好,跑完就是跑得好,PB (Personal Best个人最好成绩)从来都不是跑步的目的。”毛大庆说,虽然他在跑了第10个马拉松的时候就立了百马flag,对自己在50岁跑完100个马拉松也是有计划有要求的,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是冲动的去跑,要掌握自己的度。过度的事情就已经没有了意义。

这两年,也不是没人质疑过像毛大庆这样跑马的人,认为有些人就是有钱有闲。毛大庆不太在意。在跑马的赛道上,意志力、体能、系统训练都比钱有效。

“人生就是一个效率命题。任何事都是平衡的。你没在做这件事,又是不是合理分配和利用时间去工作和学习了。而有了这个热爱,是不是可以合理安排好工作和生活。人生可以做多少事,取决于自己愿意把时间花在哪里,如何安排。做正确和对的事情 ,比什么都重要。”

六年间,无论是毛大庆任职房企高管还是自己创业,工作都不太轻松,插空儿去完成了百马计划。“在跑马拉松以前,我还真没有特别执拗的事儿。现在觉得人最经不起的就是积累, 就是一件事儿重复干。” 毛大庆说。

描画优客工场的闭环

跑马让本就朋友挺多的毛大庆又多了不少体育圈的好友。有一回,毛大庆跑到8公里处想,那些个登珠峰的人不就是竖着爬8公里多么。回来他把这个事儿跟他的朋友,探路者联合创始人、登山探险家王静说了。王静哈哈大笑,“确实,是海拔8公里多,下次得带你爬一次”。

玩笑归玩笑。人生中很多悟道是相通的,对于毛大庆,转换了赛道,难度和思路、处理问题的方式都会不同。

挥别了万科,毛大庆已经在联合办公领域的创业道路上奔跑了四年。近两年,行业内发生整合、调整,也令更多的人更加关注联合办公行业的盈利前景。

“站在这个节点,我们也是有想法的,要重新梳理商业结构”,毛大庆一直在思考优客工场未来要去地的地方。

“这里面一个重要的逻辑就是资产运营。” 说到重点之处,毛大庆起身用笔在白板上画了一个闭环图:物业资产要通过运营,提升坪效,把裸资产变成成熟的资产后,可以跟基金合作发行REITs, 符合回报率退出,而后在获取资金买合适的资产。

毛大庆说了两种赚钱方式,一种是运营本身挣钱;一种是运营让资产挣钱。

曾在凯德任职的毛大庆拿笔点着写下的“运营”二字说,凯德就是专业做这个事儿的,现在我们就要干好这个事儿。作为专业的资产运营者,我们要思考在一个楼里,装什么东西,去提升它的坪效,让资产增值。

“干了四年,我们开始准备走这条路,就是把不动产经营变得值钱的事儿”。毛大庆说。

解决痛点的思考方式

从去年下半年起,联合办公领域颇有寒意,不少中小企业消失,也不乏头部企业战略调整。互联网退烧带来的裁员风波,被视为联合办公领域转冷的一个诱因。近日,甲骨文的大规模裁员信息,再度被关注。

“甲骨文这样的知名企业被裁的员工,很快可以裂变成多个创业型公司”。毛大庆认为,池子中的人员数量没有变化,只是存在的组织形态不同。互联网行业在优客工场的入驻比例大约占37%,毛大庆谨慎乐观,“我判断,如果经济继续胶着,需求我们这种带着服务的办公室的用户会越来越多的。”

面对一些发展质疑,毛大庆习惯了用解决社会痛点的方式思考问题。他始终觉得,联合办公跟带别人跑步一样,是一件对别人有用的事儿。目前,入驻优客工场的企业中,估值超100亿的企业23家,高新企业107家,公益机构39家。优客工场通过提供服务,为这些企业和个人减少了相较于传统办公空间30%左右的办公成本。

目前,在联合办公行业还在靠融资发展的阶段,营收和利润从何而来是越来越被关注的话题。毛大庆举了几个优客工场“带收入”的方向。

第一是租金收入,包括固定工位租金以及移动会员包,比如会员可以在出差时,在有优客工场的地方灵活使用当地的办公室、会议室等。目前,优客工场注册会员超过30万。第二,是企业服务里面最需要的广告、数字营销,基于大数据的精准推送。优客工场曾控股了一家数字整合营销公司省广众烁(Zest Digital),今年这家公司的业务规模预计将做到2个亿。第三,就是对企业办公空间的工装一体化定制服务,空间设计、施工、运营等。仅2018年,优客工场旗下轻资产运营公司大然凌一的企业办公订制服务就已签订33个项目。第四,是类似优客讲堂等的课程输出。可以把在优客工场里发生的有意思的商业模式转化成教材,形成商学院和讲师课程体系。

“这些集成在一起就是楼宇经济的新内容”,毛大庆说,这本质是一个连锁店。而在他看来,经过四年的摸索,优客工场的技术含量就在对连锁经营有了一整套管理逻辑。

“在我跑第99场之前,我是不知道是否可以完成百马计划的”,毛大庆说。同样,在联合办公领域的创业,是毛大庆另一条赛道上的耐力跑,在拥有向终点冲刺的信心之外,“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