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中国难以成为全球“老大”

沃尔夫:因经济扭曲和国际环境恶劣,中国很可能无法复制其他东亚经济体在短期内发展为高收入国家的那种成功。

不要根据最近一段时间的情况进行推断。中国已经有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四十年。西方和自由民主事业在冷战中取胜后,都已步履蹒跚。我们是否应该得出结论:一个专制的中国肯定会在未来几十年成为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强国吗?我的回答是:不会。这是一个可能的未来,而不是一个确定的未来。

在1980年代,人们普遍认为日本将成为“老大”,但事实证明这种观点大错特错。1956年,时任苏共第一书记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对西方说,“我们会埋葬你们!”事实证明他完全错了。日本和苏联的例子凸显了三个常见的错误:从最近的情况进行推断;想当然地认为某个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将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夸大中央指导相对于经济与政治竞争的好处。从长远来看,前者可能会变得僵化因而是脆弱的,而后者可能会表现出灵活性,因而可以自我更新。

如今,最为激烈的政治和经济竞争发生在中美之间。一般观点认为,许多年以后,比如到2040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远远超过美国,而印度的经济规模仍将比中国小很多。但这种观点有可能是错误的吗?独立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的回答是,是的。该公司认为,中国极其优异的表现也许很快就会结束。(见图)。

有两个强有力的论据不支持上述观点:第一,中国有很大潜力继续追赶最发达国家的生产率水平;其次,中国已证明自己有能力实现持续快速增长。打赌中国的潜力和能力都不行,是勇敢的。但凯投宏观在其《长期全球经济展望》(Long-Term Global Economic Outlook)中辩称,我们应该这样做。与1980年代的日本一样,让中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保持了高速增长的超高投资和快速债务积累政策,使其很容易发生急剧减速。

至关重要的是,中国的投资率(在2017年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44%)高得不可持续。这种超常的投资率确实维持了中国在2008年危机后的供需增长。但中国的人均公共资本存量已远远超过日本当年人均收入与中国目前水平相当时的人均公共资本存量。城市家庭组建放缓意味着,需要建造的新房数量减少了。不出所料,投资回报率已大幅下降。总而言之,投资拉动型增长必须尽早结束。

由于其体量,在人均收入水平尚未赶上其他高增长的东亚经济体时,中国在出口驱动型增长方面也遭遇了停滞。中美贸易战凸显了这一现实。中国的劳动年龄人口也在下降。再考虑到债务的大幅增长,保持快速增长将非常困难。

未来需求将依赖于大众消费市场的出现,而供给增长将需要“全要素生产率”(一个衡量创新的指标)的大幅提升。然而,在2017年,私人消费仅占GDP的39%。如果要推动需求,储蓄率必须下降,家庭收入在GDP中所占比例必须上升。这两点都不容易实现。但最大障碍——尤其是对中国所需的生产率大幅提升来说——是中国在向一个更专制的政治体系转变。

15年来,中国一直受益于1998年至2003年担任总理的朱镕基所推行的改革措施。自他的时代以来,中国再未推出可以相提并论的改革措施。如今,信贷仍优先分配给国企,而政府对大型民企的影响力正在加强。所有这些都有可能扭曲资源的配置,减缓创新和经济发展的速度,即便能躲过一场全面的金融危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