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政治

文明型国家正在崛起

拉赫曼:西方思想的传播使民族国家成为政治组织的国际规范,而中印等国崛起可能创造新的模式,即文明型国家。

在19世纪,“民族国家”(nation state)的思想得到了流行。而21世纪可能是“文明国家”(civilisation state)的世纪。

文明国家指的是一个国家宣称自己不仅代表着一片历史领土或一种特定语言或某个种族群体,而且还代表着独特的文明。这种观念在中国、印度、俄罗斯、土耳其乃至美国等各个国家都日益为人们所接受。

文明国家的概念带着明显不自由的含义。它意味着定义普世人权或共同民主标准的企图是错误的,因为每个文明都需要反映其独特文化的政治制度。文明国家的想法还具有排他性。少数群体和移民可能永远不会适应,因为他们不是核心文明的一部分。

文明国家的观念可能获得更广泛流行的一个原因是中国的崛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对外国观众的演讲中喜欢强调中国独特的历史和文明。这个想法得到了复旦大学(Fudan)张维为等亲政府知识分子的推广。张维为在一本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中国震撼: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崛起》(The China Wave: Rise of a Civilisational State)中辩称,现代中国之所以取得成功,是因为它抛弃了西方的政治思想,转而追求一种植根于自己儒家文化和基于考试的择优选用传统的模式。

张维为采用了一个首先由西方作家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畅销书《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中阐述的想法。雅克认为,“中国作为一个民族国家的历史仅仅追溯到120年至150年前:它的文明历史可以追溯到几千年前。”他认为,中国文明的鲜明特征导致了与西方截然不同的社会和政治规范,包括“国家应该建立在家庭关系基础上的观念(以及)关于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完全不同的观点,后者被视为更为重要”。

与中国一样,印度人口超过10亿。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haratiya Janata Party)的理论家们被印度不仅仅是一个国家、而且还是一个独特文明的观点所吸引。对印度人民党来说,印度文明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印度教——这种观念无形中将印度穆斯林的身份降格为二等公民。

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的部长贾扬特•辛哈(Jayant Sinha)认为,贾瓦哈拉尔•尼赫鲁(Jawaharlal Nehru)等现代印度国父错误地接受了科学社会主义等西方思想,认为它们具有普适性。相反,他们应该将印度的后殖民治理体系建立在自己独特的文化基础之上。作为拥有哈佛大学(Harvard) MBA学位的前麦肯锡(McKinsey)顾问,辛哈可能看起来像是“全球主义”价值观的典型承载者。但是当我去年在德里遇见他的时候,他正在传播文化特殊主义,并称“在我们看来,传统先于国家……人们觉得他们的传统正在受到围攻。与理性科学观相对,我们有一种基于信仰的世界观”。

文明国家的观点也在俄罗斯日益为人们接受。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身边的一些理论家现在接受这样的观点,即俄罗斯代表了一种独特的欧亚文明,而这种文明绝不应该与西方融为一体。普京的亲密顾问弗拉迪斯拉夫•苏尔科夫(Vladislav Surkov)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认为,他的国家“成为西方文明一部分的徒劳努力现在终于结束了”。相反,俄罗斯应该正视自己是“吸收了东西方文明,具有混合思想、跨洲领土和两极历史”的文明,它“具有超凡魅力、才华横溢,美丽而孤独。就像一个混血儿那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