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反洗钱

政治因素影响全球反洗钱斗争

基廷:国际标准的破坏影响到了向来以专业技术性为特点的反洗钱领域,使其愈有政治色彩。

过去一个月中,反洗钱领域一贯温和协作的政策制定堕入了一场国际规模的酒吧斗殴。国际标准的破坏影响到了向来以专业技术性为特点的反洗钱领域,使其愈有政治色彩。

过去三十年来,主要为富裕国家的近四十个国家组成了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此工作组设立了处理洗钱及其他形式金融犯罪的国际标准。直到最近,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垄断了对各个国家反洗钱水平的评定,也垄断了对一年内三次未达标国家“灰名单”的更新。许多参加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会议的国家代表都已出席多年,他们皆小心护卫自己的职责。

然而在上个月,这种垄断面临严峻挑战。应欧盟最新反洗钱指令的要求,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公开了第一批其认为有金融犯罪风险国家的名单。这份名单不止有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确认的国家,还有委员会认为应额外包括的11个司法管辖区,其中有沙特阿拉伯及四个美属地域。

美国财政部迅速作出回应。它发布一份新闻稿,表示“对委员会名单的可靠性,及其形成过程中缺陷的担忧”。同时,财政部也表示美国金融机构不必在合规程序中考虑该名单,对该名单的形成程序表示不屑,并强调了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程序的优越。据报道,欧盟成员国现在也反对欧盟委员会的名单,并批评其过程的透明度及可靠性。

从反洗钱政策领域的这次揭底中,我们能学到什么?

自古以来,包括制裁和禁运在内的金融胁迫一直是治国要诀。在当代,朝鲜、伊朗等国家被制裁,以促其改变行为。恐怖组织也被施以制裁,使它们在旅行、武器、金融方面受到限制。制裁的政治化由此已成定例。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票则愈加频繁地阻止制裁决议的通过:中俄两国否决对叙利亚的制裁就是例子。

如今反洗钱领域也常受到政治干扰与操控。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本身亦被指责行事不公。在最新一轮评估中,尽管有些国家暴露出明显缺陷——譬如丹麦的丹麦银行(Danske Bank)洗钱丑闻暴露出的不足——却没有工作组成员国“点名批评”自己中的任何一员。既然成员们深知风水轮流转,他们怎么会投票同意将其他成员投入灰名单中呢?

相比之下,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没有常驻代表的国家,譬如巴基斯坦,则控诉工作组成员间的讨价还价导致了它们被列入灰名单。

揭露一国低下的反洗钱水平对其有重大影响——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会因为惧怕更高风险而畏缩不前。尽管有的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可以用贸易和投资关系影响银行决定,其他小国只能屈服于金融胁迫,以求不陷入金融孤立。

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敦促各国开展一场洗钱国家风险评估。但当评估结果与地缘政治和其成员国观点相冲突时,政治似乎占了上风。这一情况可能阻碍工作组保卫全球金融系统完整的目标。

作者是皇家联合军种研究院(Royal United Services Institute)金融犯罪与安全研究中心(Centre for Financial Crime and Security Studies)主任。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