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在线教育

中国线上教育热潮开始显现局限性

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北京妈妈Kelly Kang为7岁的女儿报名了一个在线英语家教课程,跟一位身处加拿大的老师学英语。这段经历让她买了些教训。

她的女儿不喜欢这种教学方式,缺乏课堂学习压力让她不见进步。与此同时,这位妈妈发现自己被“烦人”的销售人员骚扰,他们迫切希望她推荐这种服务。最后,她在一年后结束了课程。

过去10年,在线教育成为中国的热门产业,根据政府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hina Internet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去年,在线教育用户高达2亿人,销售额达到365亿美元。

VIPKID(该行业头号玩家)以及哒哒英语(DaDa)等公司聘用来自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教师,通过互联网让他们与中国孩子连线。

文首照片说明:在线教育公司VIPKi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米雯娟(左)——编者注

这些公司已从腾讯(Tencent)、红杉资本(Sequoia)和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等优质投资者那里融资数亿美元,凭借的是有望将把教育销售给中国无数像Kelly Kang这样希望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的“虎妈”。

但这种模式的局限性正开始显现。由于没有准入门槛,Gogokid(科技巨擘字节跳动(ByteDance)投资)、沪江教育科技(Hujiang Education & Technology)等众多竞争对手涌入市场,迫使较为老牌的公司玩起中国科技行业熟悉的游戏: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而实现盈利的道路不明晰。

与此同时,在投资者重新评估市场的真正规模之际,这些公司咄咄逼人的销售手段让现有客户不堪其扰。

据教育科技公司的高管和投资者称,这种商业模式的最大缺陷在于获客成本高。

据哒哒英语一位前高管称,一个家庭在注册一年后在这些大型在线教育公司的平均支出为1万元人民币(合1400美元)。但试课成本、家长和教师推荐奖金以及销售人员佣金加起来的成本一般为每个家庭8000元至1.5万元之间。

获客成本高于客户带来的收入,这让公司很难盈利。Lingumi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托比•马瑟(Toby Mather)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增加客户的能力已大幅下滑。”他在创建自己的公司之前对中国的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了研究。

北京的一位科技投资者表示,一个主要问题在于教育科技服务“对于中国普通人来说确实昂贵”。在中国不那么富裕的地区,这个问题尤为突出——这些公司现在正把目标瞄准这些地区,以扩大市场。

在石家庄,Wendiah Yang的儿子10岁时曾在VIPKID学习一年。每25分钟的课程她要支付约170元人民币,128节课要预付21760元,这个课程总价大约相当于她所在城市普通人10个月的可支配收入。她表示:“对于石家庄的孩子来说,这个费用相当昂贵,不过我们负担得起。”

但与其他用户一样,她发现销售人员不依不饶地让她“推送他们的广告”并把VIPKID介绍给她的朋友。马瑟表示:“(教育科技公司的销售人员)对现有客户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他们推荐新客户,但如果提供巨大奖励(这在中国很普遍),获得低质量潜在客户(不太可能成为客户的人)的几率就会增加很多。

Kelly Kang也被销售人员说服在微信(WeChat)上发布促销二维码,每有一位客户通过她发布的二维码报名,她会获得10节免费赠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