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印度

印度需要更高效的政府

皮林:印度需要的并非更小的政府,而是更高效的政府

印度的《全国农村就业保障法》(NREGA)一开始显得毫无希望。它不仅有着一个难看的缩略词——听上去就像一个巴拿马独裁者的名字少了两个元音字母,而且很有可能变成又一项浪费钱财的补贴,注定要扭曲价格,让贪污成性的中间商从中牟利,并在印度本已残破不堪的财政上再撕开一个洞。

结果证明,2005年颁布的《全国农村就业保障法》大获成功。本质上,这是一项罗斯福式的就业促进计划,保证农民每年有100天有工作可干。它可能也是国大党(Congress party)领导的联盟在去年选举中获得大胜的最主要因素。每户人家从中仅能得到170美元的补贴,小说家兼社会活动家阿兰达蒂•洛伊(Arundhati Roy)恰如其分地将其比作“贵宾席上掉下的面包屑”。这样一项计划在印度大受欢迎,表明那里仍有数亿人生活在绝境之中。

该计划不仅减轻了赤贫状况,也被认为有助于为国内消费构筑一道底线。正当全球金融危机在周边国家肆虐之际,印度经济增长了6.7%。在下个财年,印度经济据预计将增长8.8%。

虽然《全国农村就业保障法》的拥护者承认该计划存在“漏洞”(这是可爱的印度人对“盗窃”一词的委婉说法),但经验证据表明,这项福利落实到目标受益者身上的比例高得惊人。通过鼓励农民开设银行账户,并支付统一工资,该计划带来了额外的社会福利,包括让更多人享受金融服务,使妇女得到平等工资。

但是,如果就此推断印度其它名目繁多的补贴(粮食、化肥和石油补贴等)也同样有效,则是愚蠢的。绝非如此。大部分补贴都成本高昂、目标人群不明确,且有损大多数人的利益。

印度补贴制度的弊病众所周知,但值得重温一遍。首先,多数补贴没有惠及理论上的目标人群。例如,化肥补贴过多地落入化肥生产商和富农手中。廉价燃料同时为孟买富人的豪宅和比哈尔穷人的棚屋供暖,还让汽油价格维持在有车的上层阶层可以承受的水平上,这等同于资助碳排放行为。

其次,补贴对经济产生了预期之外的扭曲作用。例如,补贴鼓励了氮肥的生产,使土壤退化,降低了农业生产力。同样,向农民免费供电的政策,使印度长年缺电,因为没有多少企业愿意自找麻烦,生产没有人付钱的电力。

第三,补贴助长了腐败。某些行为就是赤裸裸的盗窃。无良官员不是中饱私囊,就是挪用资金。有些还借机套利。无良商人在商品中掺入能够获得最高补贴的不良物质。往孟加拉国和尼泊尔走私煤油的现象也很猖獗,在那里煤油的售价能达到印度国内价格的4倍。

最后,补贴给财政预算造成过大压力。研究表明,如果计入输配电公司等国有企业的亏损,印度补贴体系的成本相当于经济产出的12-14%。如果用在恰当的地方,这些资金能发挥的作用会大得多,如改善糟糕的医疗教育服务、建设基础设施,以及改进《全国农村就业保障法》之类的收入补助计划。

因此,曼莫汉•辛格(Manmohan Singh)政府本月旨在改变补贴泛滥的首批措施还是有点鼓舞人心的,这些措施尽管不够大胆,但可能意义重大。政府计划改补贴氮肥为补贴营养肥,并把补贴直接发到农民手上,而非生产商手上。在上周公布的预算案中,政府宣布提高汽油和柴油价格,尽管这项措施最终可能还是会被取消。更重要的是,通过发行石油债券,政府资产负债表上无法反映汽油补贴的现状得以改变。今后要拨出补贴,所有人都能看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