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剃刀边缘

地方官员与中央巡视组的语言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巡视组提“意见建议”多用勉励词汇,被巡视者表达完全服从姿态,信誓旦旦有能力解决所有问题。一唱一和,呈现一幅同心同德的上下级关系。

中共设立的巡视制度,尽管至今已有十一个年头,但好像从去年开始,才有了一番威慑的气象。

在庞大的行政系统之外,设立这样一种返祖式的政治制度,当局申明其目的在于监督中高级官员。懒政、腐政,根子在于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权力与国民无关,只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封闭传导暗箱。在已有垂直权力体系低效甚至失效的情况下,巡视制度旨在通过权力叠加式的传导,确立现任党魁的指挥权威。拒绝合理分权的政权机制,长期以来形成了畸形的管制定律:只有更大的权力才能约束权力。可以想见,这种在法治之外的约束,只会使权力实现更畸形的集中,金字塔式的专制权力模式,不断强化奴役特性,诱使并强迫下对上负责,且只对上负责。上级即是上帝和真理的化身,服从上级就是履行职责。听命于委任制权力的官员,在上级和法律之间,一律选择了前者。

中央巡视组的使命,无非是调查地方对中南海政令的态度及执行状况,顺便打探民众对各地长官的好恶,以之作为选拔处罚官员的依据。他们和地方官员的关系,颇似冤家对头猫与鼠。然而,地方官员与最高权力层,只是不同层级权力的分享者,巡视大员秉承上命,无非是为了确认下属的忠诚度。他们之间的攻防,因为本是一家人,不过是演戏给外人看罢了。

演戏,就得有脚本和导演。批评的分寸如何拿捏?怎样在安抚的前提下,委婉地提出批评?批评到何等程度?……这一切都是学问。

老虎和苍蝇就在那儿。但打哪种类型的老虎,拍哪种花色的苍蝇,总共打多少只,都有讲究。巡视组对每个地方的总结,皆有所本:先肯定其响应中央权威的热情,把毛理顺,再点穴似的指出问题——而问题,就是那些,随便找出几个,便足以让下属低头。因为下属一直处在成堆的问题中,他们知道自己的困境,并不觉得那些问题会使自己如何,但巡视组一旦指出,马上做彻悟状,反省状,就像小学生故意不去做易做的题目,等老师走到自己身边和蔼地指点,方恍然大悟:嗷,原来是这样的呀!我真笨。

经过勾兑、彩排的反馈表演,具有革命政治的崇高舞台效果。在我看来就是不真实感和滑稽感。他们的对答严丝合缝,矛挥舞着,有情之矛,不待坚实的盾迎上来,便轻轻落到盾面,矛与盾借此完成了美妙的合谋。因为没有一丝新奇和意外,你便以为那是无刺之矛,那是无底之盾。

这样以来,巡视组得到的结论便可想而知。各地都有把柄捏在巡视组手里,服从,配合,继续表现。那把剑落在谁头上不奇怪,别人也不会奇怪,只有落到自己头上时,才知道痛彻心扉的痛,但那时已发不出声。

在老大哥的注视下,他们假装愉快地把自己手中的权力关进笼子。一有机会肯定会再放出来,变本加厉施虐,因为权力最不喜欢被管制。他们中会有人这样想么:谁来把老大哥的权力关进国民的笼子里?

先说巡视组用语。

2013年5月27日至8月20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省进行了巡视。当年 9月18日,组长王鸿举代表巡视组与江西省委互动。

“巡视组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指示,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这个中心,把发现问题、形成震慑作为主要任务,广泛开展个别谈话,受理群众来信来访,调阅有关文件资料,深入了解情况,顺利完成了巡视任务,并向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作了汇报。”——这是巡视组的自我宣示。且看其配套用语:按照——重要指示,广泛开展个别谈话,深入了解情况,顺利完成了巡视任务。标准的官方腔调,自己给自己打满分。到底个别谈话的对象是谁?谈了多少人?受理了多少群众来信?接受了多少人次的来访?一概语焉不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