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外对话

“全球气温控制的时间窗口正在关闭”

IPCC候选主席托马斯•斯多克接受环境网站“中外对话”专访时表示,如果各国想把全球气温增幅控制在2摄氏度之内,应抓紧行动,因为碳排放的蛋糕已几乎被吃尽。

托马斯•斯多克教授在瑞士伯尔尼大学教授气候和环境物理学,从1998年开始担任IPCC报告第一工作组的协调首席作者,并于2008年当选IPCC第五次评估报告的第一工作组联合主席。

中外对话:今年年底巴黎会议即将召开,在作为IPCC候选主席,这可能是您顺利就任之后要面对的第一件事情,您对会议的结果是否乐观?

斯托克:我是乐观的,但同时也是现实的。如果我们要认真地把全球升温控制在2度以内,就要赶紧行动起来。这个时机不是一直存在的。通过IPCC第一工作组的科学预测,我们了解全球允许的碳排放量,并且目前我们已经消耗了三分之二,几乎吃尽了这块碳排放蛋糕。

谈判过程有各种各样的障碍。真正的难题所在,是找到发展、适应和减缓气候变化影响三者的平衡。在不同的国家这种平衡是不同的。例如发达国家重在减缓,欠发达国家则重在适应。

不过,我的乐观也是有理由的。

第一方面,对决策者来说,科学证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清楚,也更容易获得。例如,从华沙气候大会(COP19)开始,在每次正式谈判之前,都有一个气候专家和谈判人员的闭门会议,在这样的会议上,专家和谈判人员可以就一些科学问题进行详细的沟通。巴黎会议前的闭门会议,1个月前刚在德国波恩召开。

第二个,商界也开始理解气候变化的事实,并且全球商业领袖开始谈论碳交易价格。这在6年前哥本哈根会议(COP15)之前是完全不同的。当时商业人士们说:“哦,全球碳价格体系会破坏全球经济”,只有少数一些人在搞。现在,碳价格体系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概念,一些人认为,这甚至是减排不可少的部分。

第三个,就是最大的排放国已经在改变。中国和美国在去年11月发表了联合声明,中国提出要在2030年达到排放峰值,美国也宣布了2030年减排的比例。中美的联合声明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不过只有两个国家表态还不够,从长久的减排目标来说,这点承诺也不够。我们不能只是看到2030年,我们应该考虑到整个21世纪。

当然,这个声明本身唤醒了部分民众意识,也打开了公众的思维。我相信这也是政治进程的一部分,如果民众参与进来,就会有从下向上的压力,可能会有帮助。

气候变化的问题很大,只有从上到下的推动是不行的,每个人的意识都需要增强。普通民众是终端的排放者,我们开着车闲逛的时候,我们给房子供热的时候,以及消费的时候,都会产生碳排放。只有上下两端的努力很好地结合,应对气候变化才有希望。

中外对话:如果顺利就任,您打算如何引领各国更好地减缓和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或者说,您个人对于就任后的工作有何计划?

斯多克:如果顺利入选,下一轮谈判我们要做三个事情。

第一件,加大交流。我认为不应该只在评估末期大家才坐到一起交流,交流应该贯穿整个5-7年的评估期。第六次评估报告可能会在2020年到2022年发布,我觉得在此之前科学家之间、科学家和公众之间、科学家和决策者之间的交流,在全球范围内都应该展开。不仅如此,学界、商界和NGO都应该加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