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经济

在中国做生意须“入乡随俗”

有些在华从事商业活动的外国人应改改脑中的固有观念

如果你的董事会解雇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却发现他或她不愿放弃手中的权柄,你会采取什么行动?在西方,你会打电话给律师,并满怀信心地等待法庭辩护。而在中国,你必须学会运用一些更加微妙的影响力。

看一看益康国际(Sorbic International)的例子,这是一家位于山东省临沂市、在伦敦上市的食品添加剂公司。该公司董事会4月份投票决定替换首席执行官——但事实证明执行这个决定比看上去更难。在中国,掌控一家公司意味着实际拥有这家公司的“印章”。数个世纪以来,人们都使用这种印章让官方文件生效。不管这名遭解雇的首席执行官还是不是这家公司的员工,他依然拥有这些印章。这意味着他依然掌握公司的运营和银行账户,董事会称有数百万英镑从这个账户转出。

双方对于事实说法不一;首席执行官表示公司还拖欠他薪水,他曾被许诺将得到公司多数股权,而且他依然在运营公司。无论如何,董事会抱怨其在印章方面遭遇困境的不公是没有意义的;没有哪个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的人能够坚持西方规则。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处境是无望的,也不是说在中国投资是个不明智的想法。

中国拥有可信和可预测的分歧解决机制,只是这些机制和大多数西方人习惯的那些不同。

面对顽强对抗的中方对手,关键是要了解谁能影响他或者她,这些潜在的影响者又在意什么。在益康国际的案例里,结果发现关键人物是雄心勃勃的山东省省长郭树清。作为较早赴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学习的中国人,郭树清是个老练、睿智的人,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同时还精通西方金融学,曾任中国证监会主席。他还非常清楚习近平将在10月份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

益康国际的董事会(我是该董事会的顾问)以宏观经济为理由提出了诉求,通过外交渠道进行游说。他们解释称,他们的损失会影响流入山东省的外国资本。中方已低调同意协商。如果双方要在法庭上分胜负,他们就不会和另一方对话了。如果西方人想要足够了解中国,以在中国从商盈利的话,他们就需要调整他们的假设,并且不仅仅是在解决争端方面。如果你坚持用内部收益率来衡量决策的话,你可能会说,中国在一些项目上花费的数十亿元人民币是浪费,比如以每小时308公里的速度在中国北部平原飞驰的高速铁路。

但是,如今中国正在发生的一切与此类财务计算几乎没有关系,而是全关乎于社会稳定。中国曾有两千年处于王朝统治下,一直在稳定和动荡之间摇摆。中国政府每一个微小的神经末梢都紧盯着冲突的迹象;它唯一的目标就是社会团结。这种模式历经千年而留存下来。

中国人正处于“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任务之中,也就是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混乱后重新振兴这个国家。记住这一点,很多令人费解的事情就会变得清晰而可预测。所有的社会都沉溺于社会支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修建一条铁路在认知层面上无异于麻省的一条公路或者罗瑟勒姆一家属于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医院。

很多西方人认为,他们所信仰的价值观代表着对人类尊严的一种独特贡献。尽管如此,这些价值观并非普遍共有的。文明常常试图征服那些它所不理解的人。但现在,我们必须以语言、智慧和同情去影响别人,而非胁迫。

本文作者为《中国通》(Mr China)的作者,并领导一项推动英国学校研究中国文明的努力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