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穆迪

信用评级机构:金字招牌从闪光到蒙尘

夏春:近年评级机构被责令采取更加公平公正的方式对待被评级标的,并与评级咨询服务脱钩,这些都是正确的方向。但是,评级机构重获市场信任并非朝夕之事。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无数曾被信用评级机构冠以投资级(以标普为例,从BB+到AAA的评级)的房地产抵押债券和各种结构化金融产品,被重新评估为垃圾级。市场达成共识认为,评级机构的“评级膨胀”行为是造成金融危机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我在《索罗斯们是金融危机的黑武士》一文里写道:复兴科技创始人西蒙斯认为评级机构以次充好,“把猪耳朵当丝质皮包来卖”是危机最大的责任人。当时,标普内部的一封电邮被媒体广泛报道:“母牛设计的结构化产品也能得到我们的评级”。电影《大空头》里有一出极具讽刺意味的场景:对冲基金经理鲍姆质问一家评级机构的主管为什么给予不合格的房屋抵押债券AAA的评级时,正在治疗眼疾,逮着硕大墨镜的主管回答说,如果我们不那么做,那些发行债券的公司就会去找穆迪,我们不合作的话,他们会从我们的竞争对手那里得到他们想要的评级。许多观众称,电影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评级机构闭着眼睛工作的形象。

3月以来,穆迪和标普相继把中国和香港的主权信用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为负面,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也以电子邮件评论称,如果中国政府中期经济战略不清晰,或对政府推进改革的能力和信心下降,他们也可能做出调整。中国和香港的政府财经官员纷纷出面评论,自然都是预料之内的不认同和不在乎的态度(巧合的是,就在3月31日标普宣布其决定时,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上诉审裁处公布复核裁决,认定穆迪在2011年7月发布的一份点评中国企业的报告未能满足《操守准则》相关要求,宣布判处穆迪1100万港元罚款并作公开谴责,穆迪同时需支付香港证监会60%的诉讼费用)。许多针对普通投资者的财经博客和公众号则以耸人听闻的评级机构搞垮中国的“阴谋论”来吸引眼球。至于市场,基本是波澜不惊,上证指数和恒生指数分别在三月份上涨了11.6%和8.9%。我在4月1日参加香港电台早间访谈节目《Money Talk》就听到另外一位嘉宾说,“现在除了一些因委托责任而必须听从评级机构意见的金融机构,主要是养老金和保险公司外,没多少人把他们当一回事。”

金字招牌的年代

看来,金融危机之后,评级机构的“坏孩子”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不过,最近以各种理由批评评级机构的文章都没有提到,2011年8月标普首次将美国长期债券评级从AAA下调到AA+,差不多同时,穆迪和惠誉都把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下调为负面。相反,标普和穆迪在过去几年一直在上调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未下调过(惠誉曾经在2013年下调过中国主权信用评级)。

更少有人知道的是,在金融危机之前,存在历史长达100多年的三大评级公司称得上是金融业里受到批评指责最少的机构,由于对企业和政府发行债券时的偿债能力的评估与他们后来的表现相当吻合,评级机构的声誉曾经极佳。但评级机构的金字招牌究竟是如何坠落的,我敢说知情的人并不多。

就拿《大空头》电影那一幕来说,其解释实际上流于表面,离真相遥远。三大评级机构的竞争已经存在了100多年,为什么过去没有出现评级膨胀的事情?如果评级不合理,投资者为什么要大量购买被高估的债券和结构化产品?为什么普通的企业债券得到AAA评级的不到1%,而结构化产品获得AAA评级的比例接近60%(见下图)?造成评级机构评级错误的真正原因在哪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