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经济学大师肯尼斯•阿罗的思想遗产

阿罗在一般均衡理论和社会选择理论等方面的贡献,使他成为20世纪后半叶对经济学理论影响最大的经济学家之一。

刚刚去世的肯尼斯•阿罗(Kenneth Arrow)是一位经济学巨擘。他对经济学的贡献始于近70年前,直至生命尽头依然活跃在经济学领域。例如,他与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就后者的不平等观点展开辩论,主张我们应该更关注消费上的不平等,而非收入和财富上的不平等。

1972年,他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当时他51岁,是(迄今为止)这一奖项最年轻的得主。《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在讣告中引用诺贝尔奖获得者、博弈学家罗伯特•奥曼(Robert Aumann)的话说,“在20世纪后半叶,(阿罗对经济学理论的)影响绝对超过其他任何人”。

要明白为何这不是夸张,想想阿罗在刚刚30岁的时候做出的两个影响深远的贡献吧:一个是著名的关于集体选择的“阿罗不可能定理”(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另一个是关于所有市场同时实现供需均衡的“一般均衡”条件。这两大贡献不仅本身见解卓越,而且还开启了至今仍未穷尽的经济学研究。

就一般均衡理论来说,阿罗帮助发展了一种数学模型,让经济学从一次研究一个市场,到理解一种商品或服务市场的供需平衡如何取决于其他所有商品或服务市场的供需平衡。他的部分研究帮助确定了,在一个由自由竞争个体组成的社会里,实现所有市场同时“均衡”(供需相等)的稳定均衡状态的条件。他的另一部分研究重述了早先对此类均衡状态对个体福利影响的理解。两个“基本福利经济学定理”是:第一,如果此类竞争性均衡存在,那就是帕累托有效的(Pareto efficient,除非某个人的境况变坏、否则任何人的境况都不可能变好的情况);第二,如果初始收入分配合适,就可以通过竞争市场均衡实现任何商品和服务的帕累托有效配置。

表面看来,这为自由市场反对政府干预提供了理论依据。但在现实中,它同样是干预、监管和再分配的理论依据。阿玛蒂亚•森(Amartya Sen)说过,福利经济学第二定理是“革命者的指南”,因为它鼓励将市场竞争与可能的激进再分配结合起来。

用阿罗自己的话来说,他把“一般均衡视为私人企业和公共规划及监管共同实现的一种理想状态……对我来说,根据完全合理的新古典理论,市场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观点显然是错误的”。通过确定实现竞争性一般均衡所需的条件,阿罗开辟了一条分析道路,分析在现实生活中那些条件未能满足时,政策可以做什么。

这些条件确实未能满足。较不现实的条件包括,存在这样一个金融市场,它可以在任何时间点,交易(或保护)收入和财富免遭所有可能的不确定性。此类市场明显的不完全性,促使阿罗在从金融定价理论到气候变化的众多领域做出了贡献。另一个不可能的条件是,市场参与者拥有同样广泛程度的知识(“对称信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纯粹依赖市场提供医疗服务为什么无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阿罗在1963年发表的一篇颇具影响力的医疗经济学文章中有力阐述了这一观点。

他的另一大早期贡献,即在社会选择理论方面的贡献,具有永恒的重要性。1951年,阿罗证明,在逻辑上不可能加总个人对社会选项的排序,并同时满足基本的一致性标准——除了一种情况:服从一个人、也即独裁者的偏好。这一发现让进行一种普遍努力的人们惊恐无比,这种普遍努力是,要么制定最优经济规划,要么证明自由市场的优越性。但这是一种有启发性的理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