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香港书展:一个奇趣的文化存在

麦小麦:香港书展尽量站在热点之外,无论是去年的主题“武侠”,还是今年的“旅游”,都与热点和政治无关。

从香港书展回来,整理照片的时候突然发现,从2010年起我就开始每年去香港书展,留下每一次的会场照片,对比起来煞是好看。去年因为与北美旅行计划冲突,只在书展呆了一天,纯属到此一游,深以为憾。今年特地将家庭出行计划提前,从新疆旅行一回来便来到香港,在会展中心呆足三天。这些年来,香港书展与广州的南国书香节一起成为我的暑期两大重头活动。

早在6月28日就参加了香港贸发局在广州的书展路演,得知今年的主题是“旅游”,小小地吃了一惊,但也马上释然,这就是香港书展,尽量站在热点之外,以自己的眼光来看世界,无论是去年的“武侠”还是今年的“旅游”,都是文学与图书中的长久命题,与热点无关,与政治无关。

7月22日,周六,大早从广州出发,中午一到香港便直奔会展中心。同一时间有三场讲座,只能三选一,我选了新人郝景芳。这是每次来书展最纠结的事,总得为了一些讲座和一些人,错过另一些讲座和另一些人,每次选择都好艰难,错过的都好可惜。如此密集而高质量的讲座,成为香港书展的一大特色,也是一大致命吸引力。今年书展请了内地读者熟悉的很多作家,周梅森、韩少功、冯唐、朱天心、梁文道、路内……加上展会现场和一些相关活动,共有320场文化活动,数字非常惊人。有些读者为了弥补时间上的冲突会各处跑,每场听一段,都听不完整,但总算能将各路大咖都见上一面。郝景芳是典型的理工学霸女,以略冷的姿态端坐台上,从自己获得大奖的作品《北京折叠》为入口谈论着人类未来、贫富差距等问题,与观众保持着强烈的距离感,同行的女作家很不喜欢她这种感觉,我好心地想,也许她只是用距离感掩饰自己的拘谨和紧张吧。

周六的讲座总是最精华的,接下来是唐诺,写过《阅读的故事》、《文字的故事》的唐诺,也是朱天心的丈夫唐诺,看过朱天心《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唐诺在我心目中就是一个著名女作家背后神秘的读书人好丈夫,而台上的他一把海明威大胡子,差距好大。他讲的题目是《文学书写作为一种职业》,在他口中,写作真不是一个好职业。他说,文学的自由通常是偷来的、骗来的,通常只是一种被遗弃的自由,是现实中朝不保夕的状态,是用某种稳定和安全换来的;他说,文学就是你生命里的一尊魔神,这个神不会慈眉善目,更多时候甚至凶神恶煞,要不要选择,要想清楚。对比他太太朱天心在同一间会议室里刚刚结束的与梁文道的对谈“瓦砾时刻——当前文学的处境”,将文学形容成“连雕梁画栋都不存在的一片瓦砾”,设想一下两位如此痴迷文学又如此不看好文学现状的作家夫妻的家庭日常,还真是充满好奇。

是的,哪怕在书展这样最靠近文学的场合,文学也不是全部,这边厢是作家们的各种文学命题,另一边是各类明星的热闹场子,刘晓庆讲“笑对生命落差,不怕从头再来”,任达华以“香港•别的风景”讲他的摄影集,我们小时候熟悉而现在已然老去的歌手陈美龄则讲她“从歌手到教育学博士”,都是生活化的题目,与听众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都有着极高的人气。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