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本轮全球股市牛市何时终结?

本轮牛市持续时间很长,意味着股票估值早就比1987年“黑色星期一”来袭时贵。终极挑战是,如何为冲击做好准备。

在1987年10月那个尽人皆知的星期一,当股价暴跌时,多米诺骨牌效应从东京扩散到纽约,但更让蒂姆•哈米特(Tim Hammett)目瞪口呆的是他在伦敦金融城一家投资基金的新同事们的反应。家喻户晓的公司的股票价格在重挫,然而他们却在欢呼。“他们还拿出了酒,”哈米特说,那时他刚刚开始在CIN Management工作,这是一家负责管理英国煤矿工人养老金的基金。

在他们庆祝时,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录得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使伦敦股市周二开市时恐慌情绪加重。然而,在CIN,这位年轻的投资者获准为100亿英镑的养老金计划进行他的首笔交易。哈米特说:“所有人都在打电话,什么都买,我们就是这么做的。”

这只基金能够在这时杀入是因为它之前已花费数月时间将其超过十分之一的资金从股市转移出来,因为那时它判断股票价格相对于债券太贵。

他表示:“我们一直买,我不愿去想买了多久——持续了几周时间吧。我们花了两三周的时间在股市上大举买进。接着,股市回升,我们又庆祝了一回。”

30年后的今天,很多投资者可能也希望尝试类似的做法,因为本轮股市上涨是历史上时间最长的之一,这意味着股票估值早就比当年“黑色星期一”来袭时贵。

问题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有用的招数现在似乎不再有用了。如今,债券也很贵——央行一直试图降低企业、政府和消费者的借款成本,多年的超常刺激举措提高了债券与很多其他资产的价格。

看跌股市的人被抛到一边,股价的任何下跌都被视为买入机会。股价的长期上涨在今年还显示出新的全球势头,覆盖范围最广的股指——MSCI明晟全球指数(MSCI World Index)已连续8个月上涨。

那些以策略严谨为傲的投资者(拒绝投资没有达到其长期秉持的价值定义的市场)发现自己脱钩了。

甚至连位于波士顿的资产管理公司GMO的首席投资官本•因克(Ben Inker)也开始认为,全球经济的一些基本面因素可能发生了变化。该公司以在上世纪90年代末网络泡沫时期拒绝买入网络股,并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预测资产泡沫而闻名。

“形势将恢复到过去的常态吗?对我而言,这是最大的问题。这些市场确实不同于我们过去看到的泡沫。”

养老金托管机构、储户和政策制定者担心市场暴跌可能会带来破坏性结果,他们面临两个互相关联的问题:资产价格能否得到合理解释,以及如果不能的话,什么可能会让它们崩盘。

根据一个颇为流行的长期估值指标判断,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目前深陷泡沫区域。这一指标将股市市值与过去10年企业利润的平均规模进行对比。Electronic Research Interchange创始人罗素•纳皮尔(Russell Napier)表示:“自1881年以来,只有两次股票达到如此贵。”纳皮尔著有一本关于市场低迷的著作《解剖熊市》(Anatomy of the Bear)。

与网络泡沫顶峰时期(上一次估值超高的时候)一样,科技股在支撑美国过去8年的牛市方面表现突出。5家公司(亚马逊(Amazon)、Facebook、苹果(Apple)、Alphabet和微软(Microsoft))的总市值达到3万亿美元,超过很多国家整个股市的市值。

此外,叫车公司优步(Uber)、中国手机制造商小米(Xiaomi)和房屋租赁公司爱彼迎(Airbn)等非上市创业企业在越来越高估值的基础上吸引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融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