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危机

华尔街为何毫无愧意?

邰蒂:大野木克信等日本银行家并不否认应对日本金融危机负责。他们无法理解,为何美国的同行对次贷危机的爆发却无动于衷。

最近去东京时,我顺便拜谒了该市的多磨陵园(Tama cemetery),去看望不久前去世的一位故人之墓。

在日本金融圈以外,大野木克信(Katsunobu Onogi)的名字没多少人知道。但在东京精英圈子当中,许多人却无法对他的名字无动于衷;他是长期信用银行(LTCB)的最后一任总裁,直到1998年不光彩地破产之前,这家机构一直是战后日本国力的象征。

如今,大野木的故事已成为一个发人深省并且令人羞愧的故事,不仅对日本而言,对华尔街而言也是如此。实际上,我敢说,大野木的故事应当成为西方银行家的必读故事,尤其是在美国重大次贷危机爆发10周年之际。

为何?首先,来看一段历史。我最早于1997年遇上大野木,那时他61岁,我在英国《金融时报》东京分社工作。他给我的印象是魅力十足、知识渊博:他在职业生涯早期曾在伦敦生活过,当时的日本正蒸蒸日上,那段经历让他精通英语,爱上了英语文学,并对外来思想产生了不同寻常的开放态度。结果是,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当日本的银行开始在泡沫时积累的坏账拖累下沉没时,大野木采取了开创性的举措,主动要求瑞银(UBS)跟长期信用银行成立一家合资企业,那是他为了拯救自己深爱的银行而采取的险着。

此举没有奏效。1998年,长期信用银行轰然倒塌,灾难接踵而来:大野木短暂入狱,罪名是隐瞒长期信用银行的坏账规模(10年后一家东京法院推翻了该指控)。他一手提拔的副手愧而自杀。高层经理们失去了养老金。接着,长期信用银行被卖给了凶悍的美国私募银行家,他们将其改名为“新生银行”(Shinsei)。

这段经历是日本战后崛起及泡沫后衰败的一个震撼人心的象征,我后来与美国金融家和日本银行家分别交谈了几小时,在此基础上写了一本书。与日本银行家的谈话令人难受。这些人极度忠诚地把自己一生奉献给了该银行,以为他们正在重建日本的荣光;至于说他们隐瞒了坏账,那是为了保护同事,而不是为了自己发财。如今,他们的名声和个人财富都烟消云散。采访过程中,在这些通常喜怒不形诸于色的中年人当中,有些人把头伏到桌上,默默地哭泣了起来。

大野木本人总是彬彬有礼、和蔼可亲、为人谦逊。到1999年,他不再是那个打得起(价格高得离谱的)高尔夫球的精英群体的一员。但他打网球。他如饥似渴地阅读历史书(他尤其喜欢有关南海泡沫(South Sea Bubble)的书)。接着,在他的财富不断减少之际,他做了在许多日本精英人士看来无法想象的事情:他开始每天去学校接孙儿们,而他的女儿们在工作。所有这一切让他越来越能从哲学角度看待曾经发生的事情。“我了解我的孙儿们,”他说道。他把这称为一种意外之“福”。他们崇拜他。

2008年时,随着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产,故事有了新的、预料之外的转折。一开始,大野木等日本银行家被那些与自己经历相似的故事、那些丢掉工作的高层经理们的遭遇吸引了目光。但接着,故事朝着不同方向发展:跟日本同行构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银行家没有失去养老金或者“自愿地”决定交出他们的财富。华尔街没有一个高层人士锒铛入狱。相反,他们基本保全了自己的巨大财富,通过管理他们的银行保住了财富。许多人得到了新工作。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