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

美国富豪民粹主义的危险何在?

沃尔夫:美国正在讨论的减税法案反映出共和党的主要目标——将资源从收入分配的底层、中层甚至中上层转移到最顶层。

一个致力于为收入最高的0.1%的人群争取物质利益的政党,如何能在普选民主制中赢得权力并持续掌权?这正是美国共和党面临的挑战。他们找到的答案是“富豪民粹主义”(pluto-populism)。这是一个在政治上成功,但却危险的策略。它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了总统大选。他的失败可能会将某个更加危险、更加坚定的人推上台。

国会正在讨论的税收法案显示出该党的主要目标。美国预算与政策优先事项中心(Center on Budget and Policy Priorities)称,这项法案的众议院版本显示,在2027年,约有45%的税收减免将会流向收入高于50万美元的家庭(不足申报人口的1%),约有38%将会流向收入超过100万美元家庭(申报人口的约0.3%)。在更谨慎的参议院版本方案中,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家庭处境会不如从前。这不过是为富豪们进行的改革罢了。(见图表)

情况还远不止如此。该法案还有可能在未来10年增加1.5万亿美元的累计财政赤字。然而,独立权威机构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称,美国的财政状况已经在恶化:2017年美国的财政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预计到2028年至2037年,美国的财政支出将增至GDP的25%。计划中的减税将加剧削减开支的压力。共和党希望削减联邦政府几乎所有的非国防机动开支,以及在医疗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支出。

总之,此举是一心要把资源从美国收入分配的底层、中层甚至中上层转移到最顶层,同时大多数人在经济上缺乏保障的程度将大幅提升。

人们肯定会问,一个有着这样目标的政党怎么会赢得权力?这个问题的答案总共有三点,这三点是相互辅佐的。

首先要找到一些持有如下主张的知识分子:表面上服务于极少数群体的政策实际上会让所有人获益。只关注减税而不管其他的供给经济学一直是共和党采用的主要理论,因为它直接证明了应该为富豪减税。但所谓里根时代的减税政策让美国经济增长上了一个台阶的说法,是不真实的。由于眼下美国经济已接近充分就业,财政刺激带来的好处更是微乎其微。

拟议减税措施的支持者们认为,削减企业税将促使企业投资大幅上升。在此有两个有力的反证:自2000年代初以来,美国GDP中税后利润的份额几乎翻了一番,但对投资率却没什么帮助;自2008年以来,英国已逐步将企业税从30%下调至19%,对投资也没产生明显的助益。降低企业税不过是让股东们捡了个便宜。如果想增加投资,规定投资可全额税前扣除就行了。废除遗产税(只对全国最大的0.2%的那些遗产的继承人有利)的提议,实际上让供应经济学的把戏穿帮了。谁想说,如果对死亡这件事少课一点税,人们就会活得更长?

第二种策略是滥用法律。比如让财富在政治中占据像现在这样至高无上的地位。再比如压制可能投票反对富豪利益的人们的选票,甚至剥夺他们的选举权。

第三种策略是煽动文化和种族的分裂。这种策略有时被称为“南方策略”——历史上,在民主党通过民权法案之后,共和党运用这一策略让原本支持民主党的美国“老南方”地区倒向共和党。然而,只这样看这个策略就过于狭隘了。更有趣的是内战前的南方与今天的相似之处。内战前的南方极度不平等,不仅是对包含奴隶在内的所有人口而言,对自由的白人也是如此。在1774年到1860年之间,衡量白人群体内部的不平等程度的标准指标飙升了70%。就如学者彼得•林德特(Peter Lindert)和杰弗里•威廉森(Jeffrey Williamson)指出的:“任何在老南方寻找崛起的下层阶级贫穷白人的历史学家,都会从这条证据里找到答案。”1860年的人口普查表明,当时美国南方最富有的1%人群的财富中位值是美国北方最富有的1%人群的3倍多。然而,南方的活力也远低于北方。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