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税改

美国税改是政治博弈

寿慧生:美国税改是一种政治博弈,而非经济学考量,无益于解决经济、社会问题,反而会导致不平等进一步加剧。

从政治学和社会学的视角来看这次美国税改的背景和影响,可以从两个方面分析,分别是背后的动机,以及可能的后果。

特朗普从竞选到上台一直在提税改,早晚是要推动的,但这次通过还是有些反常,法案只在年末讨论了三个月。从细节来看,这次又是关门讨论,只给了民主党议员48小时,让他们读一大厚本的税改方案,最后的方案严格按照党派界限来通过。这些都表明,共和党想在年末收获一次大的立法成果,以弥补特朗普上台一年当中的立法空白,这可视为一种力图挽回颜面的政治手段。

其实这次税改特朗普没有参与太多,他对细节是不太懂的,税改讨论最重要的阶段他正在访问亚洲,错过了最关键的部分。所以税改更大程度上是共和党促成的,为了一年当中能够拿出一份有分量的成绩单。

同时,从正常流程来讲,三个月时间就通过这么大的法案是很令人惊讶的。按照一般理解,一项重大改革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讨论时间。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共和党内部只有一个人投了反对票,就是Bob Corker,反对意见是税改必须要有预备方案,假如税改达不到预期目标,就需要有方案重新加税来弥补赤字。但共和党无视Corker的建议,所以他提了反对票。Corker几乎是唯一一个比较理性对待这件事的共和党议员,其他以前在奥巴马医改上投反对票的那些较理性的自由派共和党们这次基本全部放弃原则,为了党派的利益而放弃了国家利益。

这次制度变革从大的背景来看则反映了美国巨大的问题,从8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面临的最深刻的危机是政治的意识形态化,这个趋势一直左右着美国的立法和决策。具体地说,从8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的浪潮一直在统治美国,其中减税犹如共和党的DNA,是它最核心的价值观。减税是一种“小政府”的政治理念,这种理念上升到意识形态之后,对美国过去三四十年的影响很大,现在我们看到美国的很多问题都和意识形态相关。

而如果从这一年政治博弈的角度来讲,80年代初开始的那些导致今天美国经济和社会各种矛盾的最主要动因,在特朗普时期并没有被解决,反而得到了强化。过去导致美国分裂的最主要原因是共和党在把社会往右推,以反对“大政府”为理由,以减税及政府退出市场为一些主要手段,导致了美国的很多问题。而现在,在美国最需要改变这些问题的时候,特朗普又把它们推向一个极端。

不过,把责任都归到特朗普身上也是不公平的,背后更大的力量是共和党本身。这次的税改,在我看来,纯粹是共和党在一个急需向左转、提供社会公平的历史时期,反倒向更为极端保守主义的方向前进,这对美国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

从另一个角度出发,其实也能解释。毕竟在如今美国社会如此分裂的情况下,向左转对共和党来说是没有出路的,那样的话,他们过去几年赖以生存的最主要意识形态就会失去,无异于失去自我。所以共和党基本上是面对悬崖无路可走,只能把过去几十年来安身立命的根本意识形态往更极端的方向推。特朗普也正是借助了这场美国极端保守主义的浪潮才得以上台,故他上台以后会加剧这个浪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