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朝韩“南北和解”不能逾越安理会决议的制裁框架

曹辛:离开了半岛无核化这个最重要的目标,就没有南北和解。南北和解政策不能跳出国际社会反朝核的大框架。

我在两个月前发表的《应对半岛局势:中国有哪些突出问题需要解决》一文中指出:“朝核发展的历史证明:朝鲜经常用对话为理由,获得发展核武的宝贵时间,并获得各种国际援助,如此,失败的历史又将再现。韩国正在成为半岛局势最大的变数。”1月9日朝韩的板门店会谈,使我的预言在某种意义上不幸成为事实。

朝鲜已实现“让世人事实承认”拥核的宣传目的

来自朝鲜的消息说,朝鲜干部表示:我们这次就是要通过奥运这个多边的、国际化的平台,堂堂正正地展示我们核大国的形象;通过这个平台,让世人事实上承认我们拥核国的地位。而韩国的行为,客观上恰恰在配合朝鲜。

根据朝韩1月9日当天在板门店会谈的情况介绍:韩国邀请朝鲜派拉拉队参加平昌冬奥会,朝鲜则答应不仅派高级代表团和运动员代表队参加冬奥会,还将派出拉拉队、艺术团、参观团、跆拳道示范团及记者团。显然,朝鲜为自己利用奥运平台,为自己“核大国”形象宣传造势的准备工作做的十分充分,而韩方则承诺为此“提供必要的便利”,这里当然包括了相关的经济资助,而这一切,客观上就是在为朝鲜实现上述宣传目的提供帮助,效果上一定如此。

不仅如此,韩国还承诺和朝鲜共同组建代表团,参加本次冬奥会的开幕式。

而现实情况是,当前朝鲜是一个因为违反联合国决议而受到安理会和国际社会制裁的国家,而韩国作为朝核问题的主要当事国和受害者之一,和朝鲜一起共同组成代表团在开幕式上一起入场,这是在向国际社会发出什么样的信息呢?恐怕只能产生朝鲜干部说的“让世人事实上承认”朝鲜拥核的效果了,起码会让别人认为韩国已经不再介意了、“事实上承认”朝鲜拥核了。

另一方面,与一个因为用核导不断给地区制造紧张局势而受到国际社会制裁的国家共同组成代表团,参加以和平为宗旨的奥运会,这会给韩国带来什么样的国际形象?恐怕也只能是南北同心的印象,更是不由得使人想起朝鲜对韩国进行的“朝核是全民族共同资产”的宣传了。

对朝制裁还能否为继?

更严重的问题是,1月9日的南北会谈中,韩方表示愿意在奥运期间单方面暂停对朝鲜制裁,当天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对此予以了确认。而文在寅总统在次日的记者会上,又收回了这一承诺,这说明文在寅政府非常清楚这样做的后果,所以收回了。但是去年文在寅政府用人道主义援助的名义,通过联合国给了朝鲜政府800万美元,尤其是,韩国统一部去年公开宣布:对朝鲜人道主义援助,不受安理会制裁决议影响。那么需要问的是,对于朝鲜这样的封闭国家来说,韩国政府怎么能保证“人道主义援助”不会被用于军事目的?

这就带来一个原则性问题:文在寅政府在实施当前的南北和解政策时,有没有权力越过安理会的朝核制裁决议,实现文在寅自己和执政党南北和解的政治理想?同时,1月9日当天是联合国规定的执行制裁朝鲜决议的最后期限,中国已经对国内外的中朝合资企业和朝鲜独资企业进行了取缔,而且在此前几天,中国海关总署和商务部还联合发出了对朝鲜进出口产品制裁的公告,那为什么多年来一直批评中国对朝核制裁不力的韩国自己就可以提出“暂停制裁”,进行“人道主义援助”,却要求中国一马当先呢?安理会在世界范围内对朝鲜的制裁,岂不是在韩国这个非常重要的环节被撕开了一个口子?

还有,冬奥会结束之后韩国会怎么办?继续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还是就此搁置制裁?

而且,韩国单方面提出暂停对朝鲜制裁的行为,有可能在国际反朝核统一战线内部引起不满和矛盾,可能使这一战线被朝鲜离间和分化、瓦解。

这些,无疑也都是金正恩在新年讲话中向韩国抛出橄榄枝的动机。而由于韩方的上述行为和表态,朝鲜无疑正在掌握局势的主动。

文在寅南北和解理念很难实现

文在寅政府当前实施的对北和解政策,既是韩国左派政党主张南北和解的一贯政治理念和立场的历史延续,也有害怕美国动武的考虑,更是文在寅本人的特殊背景使然。

文在寅本人的故乡在朝鲜东北部,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一地区对美军发起长津湖战役时,他的父母作为难民随美国军舰撤退到了韩国,后来在韩国生下了他,至今他还有亲人在北方。韩国政坛普遍认为,他在感情上亲近北方。而且,在韩国民主化期间,他一直受到韩国右派独裁当局的镇压,此后长期活跃在韩国左派阵营。这种经历影响了他对朝鲜和美国的态度。

当选韩国总统后,文在寅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在对朝政策上,文在寅首先在政府部门做了调整:他提高了统一部和国家情报院的地位,相对降低了外交部的地位,因为就对朝工作来说,统一部和国家情报院的作用非常重要。

在对朝政策的实际执行中,文在寅表现出相当大的执着精神。去年8月,在安理会讨论制裁朝鲜决议之前,他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俄总统普京达成协议,韩国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由统一部支配,和俄罗斯建立哈桑-罗津工业园,并将朝鲜作为合作一方引入。考虑到罗津属于朝鲜领土,这笔投资当然会让朝鲜受惠。

与此同时,去年韩国不仅以人道主义名义通过联合国给了朝鲜800万美元,韩国统一部还公开宣布,对朝鲜的“人道主义援助”不受安理会制裁决议影响。

文在寅政府这样做,除了理念和文在寅本人的背景外,也有害怕美国动武、因此要自己掌握对朝政策主导权的考虑,随着去年下半年以来美朝对立加剧,这种对美的独立倾向日益严重。根据韩国的消息来源,在1月9日朝核会晤之前,韩国一直和朝鲜保持着密切的联络和沟通,“绝不是1月9日双方会晤才开始的!”

但是,在当前朝核的大背景下,文在寅的南北和解政策很难实施。

一方面,因为有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束缚,这使得文在寅很难在朝核问题上立场模糊和不确定,他宣布“奥运期间暂停对朝制裁”承诺后又马上收回,就是证据;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也不能给朝鲜实际上的资助,这使得它在和朝鲜打交道时,手里的牌并不多,更不要说实现无核化的目标了。文在寅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出钱搞搞文体交流,他必须要执行安理会的制裁决议,即便是“人道主义援助”的理由,他也很难经常使用。

事实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中国朝鲜半岛特使孔铉佑上周在韩国与六方会谈韩方代表团长会晤时,曾就1月9日即将开始的南北对话表示:当前半岛局势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因素”,同时也面临“复杂的挑战”。这个判断是一分为二、冷静客观的,说明中国政府对局势了然于心。

离开了半岛无核化这个最重要的目标,就没有南北和解。事态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南北和解政策不可能跳出国际社会反朝核的大框架。

(注: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