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朝韩“南北和解”不能逾越安理会决议的制裁框架

曹辛:离开了半岛无核化这个最重要的目标,就没有南北和解。南北和解政策不能跳出国际社会反朝核的大框架。

还有,冬奥会结束之后韩国会怎么办?继续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还是就此搁置制裁?

而且,韩国单方面提出暂停对朝鲜制裁的行为,有可能在国际反朝核统一战线内部引起不满和矛盾,可能使这一战线被朝鲜离间和分化、瓦解。

这些,无疑也都是金正恩在新年讲话中向韩国抛出橄榄枝的动机。而由于韩方的上述行为和表态,朝鲜无疑正在掌握局势的主动。

文在寅南北和解理念很难实现

文在寅政府当前实施的对北和解政策,既是韩国左派政党主张南北和解的一贯政治理念和立场的历史延续,也有害怕美国动武的考虑,更是文在寅本人的特殊背景使然。

文在寅本人的故乡在朝鲜东北部,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一地区对美军发起长津湖战役时,他的父母作为难民随美国军舰撤退到了韩国,后来在韩国生下了他,至今他还有亲人在北方。韩国政坛普遍认为,他在感情上亲近北方。而且,在韩国民主化期间,他一直受到韩国右派独裁当局的镇压,此后长期活跃在韩国左派阵营。这种经历影响了他对朝鲜和美国的态度。

当选韩国总统后,文在寅采取了一系列行动。在对朝政策上,文在寅首先在政府部门做了调整:他提高了统一部和国家情报院的地位,相对降低了外交部的地位,因为就对朝工作来说,统一部和国家情报院的作用非常重要。

在对朝政策的实际执行中,文在寅表现出相当大的执着精神。去年8月,在安理会讨论制裁朝鲜决议之前,他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和俄总统普京达成协议,韩国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由统一部支配,和俄罗斯建立哈桑-罗津工业园,并将朝鲜作为合作一方引入。考虑到罗津属于朝鲜领土,这笔投资当然会让朝鲜受惠。

与此同时,去年韩国不仅以人道主义名义通过联合国给了朝鲜800万美元,韩国统一部还公开宣布,对朝鲜的“人道主义援助”不受安理会制裁决议影响。

文在寅政府这样做,除了理念和文在寅本人的背景外,也有害怕美国动武、因此要自己掌握对朝政策主导权的考虑,随着去年下半年以来美朝对立加剧,这种对美的独立倾向日益严重。根据韩国的消息来源,在1月9日朝核会晤之前,韩国一直和朝鲜保持着密切的联络和沟通,“绝不是1月9日双方会晤才开始的!”

但是,在当前朝核的大背景下,文在寅的南北和解政策很难实施。

一方面,因为有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的束缚,这使得文在寅很难在朝核问题上立场模糊和不确定,他宣布“奥运期间暂停对朝制裁”承诺后又马上收回,就是证据;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也不能给朝鲜实际上的资助,这使得它在和朝鲜打交道时,手里的牌并不多,更不要说实现无核化的目标了。文在寅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出钱搞搞文体交流,他必须要执行安理会的制裁决议,即便是“人道主义援助”的理由,他也很难经常使用。

事实上,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中国朝鲜半岛特使孔铉佑上周在韩国与六方会谈韩方代表团长会晤时,曾就1月9日即将开始的南北对话表示:当前半岛局势出现了一些“积极的因素”,同时也面临“复杂的挑战”。这个判断是一分为二、冷静客观的,说明中国政府对局势了然于心。

离开了半岛无核化这个最重要的目标,就没有南北和解。事态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南北和解政策不可能跳出国际社会反朝核的大框架。

(注: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