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预算

美国政府“关门”与中国的预算改革

邓聿文:美国政府预算和拨款的繁琐程序常被两党利用,但这才在最大程度上保证纳税人的钱不被政府超支和滥用。

自1月20日起,美国联邦政府因短期预算法案未获参议院通过而被迫“关门”,恰好这也是特朗普执政一周年的日子。美国国会,或者更具体地说,国会中的民主党,是要以这种方式来“庆祝”特朗普执政一周年纪念日的,但美国民众对此倒没有多大反应,因为这已不是他们第一次经历政府关门的事情。

不应把美国政府关门视为“政府治理能力低下”的“笑话”。从宪制角度看,政府因预算得不到国会同意而关门,正显示预算作为国会制约行政权力的一种手段而发挥作用。在美国的宪政制度设置中,预算权是国会的一项实质性权力,国会通过预算的分配和批准,来制衡政府。此中逻辑不难理解。中国人爱说一句话: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万万不能。这话对政府尤其适用,政府的运行乃至“为人民服务”,都是要以钱为基础。没有钱,政府什么事都办不成,那不就干脆关门歇业?

虽然美国宪法授予了国会掌管“钱袋子”的绝对权力,但国会通过预算权来约束政府并非一开始就如此,而是经历了一个逐步发展和完善的过程。其中,主要是四部法律的实施从程序上完善了预算权,使之牢牢成为国会坚守的阵地,这就是1921年的《预算与会计法案》、1974年的《国会预算和扣款控制法》、1985年的《格拉姆法》以及1990年的《预算加强法》。

当然,不必否认,美国对政府预算和拨款规定的一套繁琐程序,常常被两党利用,成为两党在国会斗争的工具,并不时导致政府停摆。此次联邦政府关门,就是民主党借预算权在移民问题上压共和党和白宫让步。这是这套程序看似不好的一面。但也正因此,才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了纳税人的钱不被政府超支和滥用。

预算权的实质是对稀缺资源在政府和社会以及政府不同部门之间的配置,谁掌握了这一权力,谁就能够左右政府。在民主国家,一般是把该权力授予代表人民的国会。所以,在民主国家,政府花的每一分钱都得有详尽的预算和理由,都须经国会批准。不经授权,即使贵为总统也不能乱花一分钱。比如特朗普计划要去参加“达沃斯论坛”,如果届时国会还未通过临时法案,特朗普的行程很可能受影响。国会预算权在美国等国的政治结构中的此种功能,被称为“牵制平衡的宪政大厦赖以矗立的中流砥柱”,它使得选民和纳税人能够借此而实现对政府权力强有力的约束。

预算不仅具有宪制价值,约束政府对资金的使用,还可以提高政府效率。故美国等国对预算的设置及其实践经验,虽不能完全为中国照搬,但其背后体现的一般逻辑是可以为中国借鉴的,可以成为正在寻找政治转型路径的中国一个较为现实的选择。

中国这些年在政治改革方面,虽然在某些局部上有所进展,但总体而言是不进反退。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未能找到一条让官方打消顾虑、负作用小的方法和路径。人们一谈政治改革,往往从竞选、信息自由化等敏感领域开始,这使得官方怀疑政治改革和转型背后的用意,也担忧一旦推进政治改革,会导致社会出现动荡。如果从预算入手,加强人大对政府预算的控制权,推进预算公开和预算民主,通过改革预算而起到监督和约束政府的实质作用,少了政改的意识形态色彩,却同样具有政改的效果,或许官方就愿意试试。毕竟中国也存在财政资金使用效率不高的问题。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