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经济

为什么说特朗普是幸运的?

沃尔夫:特朗普在达沃斯的自夸或许言之无物,但他的确幸运地接手了一个处于后危机时代强劲复苏中的经济。

“所以我认为你看到的是一个全新的美国。”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向齐聚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WEF)的商界精英发表演讲时吹嘘称。那么,如果真是如此,美国到底“新”在哪里呢?特朗普的这一信念将如何影响他的全球经济议程?为什么曾因在就职典礼上宣称“保护将带来巨大繁荣和优势”而震惊达沃斯的特朗普,能成为继2000年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之后第二位赴瑞士参加这一年度盛会的美国总统?

显然,特朗普的主要目的是宣称“多年停滞之后,美国如今正再一次经历强劲的经济增长”。而且,美国“对商业开放”。这些以及类似的关于就业、消费者和商业信心的言论贯穿了他的演讲。说美国经济表现强劲没有错;说这是在经历多年停滞之后出现的现象却并非事实。

从2009年第二季度至2016年底,美国经济的复合年均增长率为2.2%。过去四个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了2.5%。这并非显著变化。经济增长率出现大幅变化——而且很不幸是下降——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现在的美国经济规模比假如1968至2007年的趋势得以延续的规模小17%。自2009年实现复苏以来,美国经济增长趋势大幅放缓。这种局面可能改变,但还未实现。劳动生产率也是如此,增速依然很低。(见图表)

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失业率的确下降了,从2016年12月的4.7%降至2017年12月的4.1%。按历史标准衡量,这是一个非常低的比率。但这是自2010年出现的下降趋势的延续。如果要归功于谁的话,应该归功于美联储(Fed),归功于其经常受到共和党指责的政策。2017年12月,86%的25至54岁男性有工作。这比一年前高出1个百分点,比2010年1月高出5.6个百分点。遗憾的是,它仍低于此前的周期性峰值——1999年的将近90%和2007年的88%。黄金年龄段女性就业比例也低于2000年水平。

特朗普对股市尤为热心,称美国股市“打破了一个又一个纪录”。此言不虚。按照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经周期性调整后的市盈率计算,美国股市的估值水平已经与1929年相当,只有1998、1999和2000年的超高估值比这更高。考虑到股市已经处于高位,去年的上涨相当不同寻常。但这本该引发担忧,而非可炫耀之事。特朗普或许很快就会后悔称赞股市的高估值。股市可不听从任何总统的号令。

预期好时光将很快到来的一个理由是给企业的大幅减税。但这不大可能带来潮水般的投资或是更高的潜在经济增长。一个更可信的看法是,减税主要将会抬高股价,加剧财富不平等,加快在对资本征税方面的逐底竞赛。英国在这方面的经历让人清醒。英国将企业税率下调至19%对投资或实际工资中位数的影响微乎其微。对减税将在美国发挥不一样作用的期待很可能落空。

简言之,特朗普揽取的功劳属于始于其前任时期的后危机时代复苏的延续。这根本算不上“全新”经济。他只是一直很幸运。只要股市不崩盘,他或将一直走运。但问题是走运的特朗普将如何表现。一个感觉自己会一直连胜的人将变得更加苛刻,还是更加包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