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烟草

对健康“元凶”征税

萨默斯:吸烟每年造成700万人死亡;肥胖每年造成400万人死亡。对损害健康的商品征税,是增进健康、增加财政收入的强大工具。

世界正在经历一场巨大的健康格局转变:在新兴市场生活的60亿人口的问题日益与富国10亿人口的问题一样。有史以来第一次,有更多人的问题在于摄入太多(而非太少)卡路里。改善全球健康不再主要关乎抗击传染性疾病。

最近,迈克尔•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和我宣布组建一个面向健康的财政政策工作组。我们将汇集全球的财政政策、发展和健康领袖(包括财长),应对非传染性疾病(NCD)给中低收入国家带来的巨大且日益严重的健康和经济问题。我们希望识别迄今未充分利用的财政政策工具,以减轻这种负担。

鉴于对人体健康和经济造成的破坏,预防非传染性疾病(癌症、心血管疾病、慢性肺病以及糖尿病)应该引起我们大家的极大兴趣。有关三大“元凶”的统计数据让人触目惊心:

吸烟每年造成700万人死亡。

肥胖每年造成400万人死亡。

饮酒每年造成330万人死亡。

税收形式的财政措施目前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然而我们知道这些措施是有效的——基于两个重要理由。第一,商品价格对于较年轻以及较贫穷的人口尤为重要。如果价格较高,人们(特别是穷人)会减少购买。第二,对某些商品课税可能具有教育意义,表明不赞成。

过去50年美国和其他国家对烟草课税所带来的效益最能说明这一点。在巴西,从2006年至2013年,烟草税提高了116%(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税收),销售额减少32%,国家的税收收入增加48%。墨西哥等国在借助财政工具限制糖的摄入方面取得巨大成功。在对含糖饮料征收每升1比索的税赋两年后,含糖饮料消费下降近10%。

我敢说,糖现在的处境跟1972年时的烟草一样:其危险已得到承认和指出,但尚未采取很多措施来减少需求。

行为经济学考量表明,税收的效力超出我们的估计。除了提高价格对抑制消费的直接影响,税收还传递一种社会不赞成的信号。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唯一在餐厅聚餐时吃甜食的那个人。因此,通过社会乘数效应,提高税率会遏制对高风险行为的效仿。

上述工作组将考察中低收入国家非传染性疾病的发展以及支持消费税政策的证据,并就促进健康的财政政策提出政策建议。尽管非传染性疾病是全球主要死因之一,也是发展的障碍,但只有大约1%的全球健康资金用于预防这些疾病。世界卫生组织(WHO)预测,如果不应对非传染性疾病,中低收入国家将遭遇巨大经济损失:每年5000亿美元,而且还在增加。

财政部长制定税收政策,这是降低这类商品的有害消费的一件强大工具。但我们还知道,这些财政部长还有很多其他优先任务。从公共卫生的透镜看,应对非传染性疾病可能很容易被视为别人的问题。我们的工作组力求帮助全球财长了解他们在制定有效税收政策以挽救本国人民生命方面的重要作用。

税收让政府得以运转。相对于对储蓄和收入等“好商品”课税,对烟草和糖等“坏商品”课税就像是经济学中的免费午餐,是让人生和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轻易措施。

劳伦斯•H•萨默斯(Lawrence H.Summers)曾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任内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任,2011年11月卸任。他担任过很多高级公共政策职务,包括美国财长。

译者/梁艳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