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韩国

延续“平昌和平窗口期”:从六方博弈到三国协调

王鹏:若韩国能拉拢中朝,以自身为中心打造一个三边协调的多轨道、多层面长效机制,将能重建东北亚共同安全新格局。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实事求是的看到,在确保半岛“不战不乱”的共同目标上,中韩两国虽有共同需求,但需求程度存在差别。韩国对防止半岛重陷战火是有强烈“刚需”的。原因很简单,集中全韩四分之一人口与财富的首尔-京畿直接处于朝鲜火炮和导弹攻击范围之内。无论美军专家如何评估并反复担保“在开战3分钟之内绝大部分汉江突出部火炮将被摧毁”,韩国民众和政府都不敢拿自身性命押宝。

类似地,中国也有这种担忧。毕竟朝鲜的核设施大量部署于中朝边界而非“三八线”。因此一旦它们遭遇物理攻击,产生的核爆或核辐射会对包括中国东北在内的东北亚地区造成巨大的环境威胁。但是,毕竟相对韩国而言,中国政治、经济中心离半岛战场距离更远。

中国2月6日进行了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有国际舆论认为这是中国在为可能到来的半岛危机/战争进行军事准备。联系此前国际媒体报道的中国在东北、华北地区的兵力调度,我们有理由推测:一旦北京完成在环半岛地区的有针对性的军事再部署,达到当半岛“生战生乱”后亦能将其对中方之负面影响控制在可承受范围内(affordable)的门槛,那么届时中方在遏制美方动武一事上的决心必然会有所下降。这也意味着,届时面对核武能力更强的朝鲜和动武决心更大的美国,韩方恐将要么独立支撑遏止战争的重任,要么自行承担战火涂炭后的主要后果。上述事实和可能趋势共同决定了,当前韩国在半岛及对中朝事务中所拥有的战略优势存在一定脆弱性。换言之,如果青瓦台未能及时捕捉这些有利信号并意识到潜在威胁,未能及时主动出击采取行动,趁早打造有利于己的半岛安全新框架,那么一旦“窗口”关闭,吾恐“机”失而“危”至矣。

第三,中国对韩国的利用价值,不仅表现在遏制战争,更体现在对冲(hedging)美国压力,从而在事实上变相提升韩国在地区事务中的自主性、主导性与话语权。

驻韩美军、战时指挥权等硬机制的存在,迫使韩国始终处于从属地位。对此,从一般逻辑上讲,任何一个正常的主权国家都是不愿意看到这种境况永久化的。而与此同时,中国显然也一贯乐见韩国在对美外交,乃至所有地区与国际事务中,表现出更多的自主性和独立性。这不仅是中国一贯“大小国一律平等、主权神圣不可侵犯” 道义主张的政策体现,同时也因为中韩两国利益交集较多、政策立场相近。

譬如我们看到,每当韩国为其自身国家利益而独立行事时,中韩关系就容易走近,两国交往就愈加密切、互信度大幅提升:1992年韩国顶住国际社会对华制裁而与中国建交;2015年韩国总统不顾西方反对坚持参加中国抗战胜利大阅兵;韩国政府为提升本国人民福祉、充分就业而坚持加强对华合作,积极参与中方提出的各种合作倡议等等。中方对此也是心存感念。

反之,每当韩国受到外力影响而被迫对本国既定对华或地区政策进行重大调整时,中韩关系就容易遭遇挫折。在这些负面案例中,我们都知道韩国行为的背后也有自己的苦衷与无奈,但无论中韩民间如何“惜别”,两国关系发展的大好势头每次都这样被残酷的国际政治现实逻辑所碾压。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