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Space X

Space X与梦想

王一鸣:今天的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哥伦布、达尔文和爱因斯坦,更需要一种罗曼蒂克般的发梦精神。

其次,美利坚文化深处的清教属性拥有一种先天的救世主意识和改造旧世界的欲望。美国人民从一开始就深刻地相信自己和犹太人一样,也是上帝的选民。早在乘坐“五月花号”前往“应许之地”的途中,他们就将这次草莱初辟的旅程与摩西的出埃及记相提并论——“我们将如山颠之城,为万众瞻仰”。布尔斯廷在他的《美国人》三部曲的开篇即提到,“这以后三百年,没有人能够比他更好地表达美国的命运感”。2008年,当马斯克的第一代Falcon Heavy火箭连续三次失败后,他沮丧的承认“很多人认为我们做不到——很多人,真的。”然而在2016年的国际宇航大会上,马斯克满怀希冀地告诉大家他从未放弃这一伟大的梦想,他希望能够把一百万人带到火星上去,他认为他的火箭只需要30天就能够完成旅行,每次可以戴上100-200人,他保证那里会有餐厅、报告厅和电影院。这是标准的美利坚式的救世主义,是一幅充溢着野心与天真的美好梦想。在2013年的一次采访中,他曾经谈及《银河系漫游指南》对自己的巨大影响,“十几岁的时候,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存在意义,读了很多书试图找到人生的意义。”马斯克说,“就在那时,我读到了《银河系漫游指南》,它告诉我,疑问本身比答案更重要。若想接近问题的核心,我们就要探索宇宙,更好地理解宇宙”。在马斯克的精神世界深处,永远裹藏着一个深沉的太空梦,这一点像极了杰弗逊、威尔逊、罗斯福以来那些始终秉持着世界责任感的美国人。

最后,帝国的生成往往是在无意间因循了某种被注定的命运,而对于这种命运的捕捉需要一定的发梦精神。伯罗奔尼撒战争中的斯巴达固守陆地权势,却始终无法战胜雅典领导的海洋同盟,是由于天才将领莱山德的擢升,才根本性地做出了创建海军的决定,并最终在羊河口一役成功击溃雅典,夺取了修昔底德所言“最伟大战争”的胜利。15世纪英法百年海战的失利使得英国在此后的几个世纪没有再升腾起染指大陆的权势欲望,但这客观上使得英国转向身后面向海洋,并在克伦威尔时期提出了革命性的海洋战略,最终成就了日不落帝国长达三个世纪的伟大辉煌。对于莱山德、克伦威尔们而言,帝国的缘起需要一定的运气和发梦精神,对于我们今天所处的星球而言,世界政治的稳定状况和人类的生存现状远好于之前的几个世纪,当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哥伦布、达尔文和爱因斯坦,更需要一种罗曼蒂克般的发梦精神。某种程度上,科技进步才能改变人类的命途,一届又一届混沌的政治事务只会令我们的文明陷入周而复始的庸常。

Falcon Heavy成功的当天,马斯克显得格外兴奋。他在之前压制了自己的期望好久,不住地告诉大家仍然可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最终的结果不错,只有一枚火箭助推器没能成功回收。这使得那份梦想近了很多,“最后,他会极端地接近火星,”马斯克说“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它可能落到火星上……极其渺茫的希望。”但恰恰是那一点点的希望,重新唤醒了人类对于彼岸探逐的幻想。这注定是一条漫长的道路,然而这个星球本就应该有人在不断发梦,世界才因以美好。正如肯尼迪在半个世纪前为阿波罗计划所作的那篇伟大的演讲,“我们要去月球,不是因为它很简单,而是因为它很艰难”。

(注:作者王一鸣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bo.liu@ftchinese.com)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