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社会保障

中国罕见病患者期盼国家医保

中国罕见病患者总人数可能高达两千万,多数罕见病用药目前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但官方近期动作给患者带来希望。

李文燕的女儿在7个月大的时候被诊断患有一种罕见病,孩子的心脏可能在几个月内衰竭,但李文燕根本负担不起女儿的治疗费用。于是,她转向一种新的筹钱方式:在网上求助陌生人捐款。

李文燕在一家筹款网站上发帖写道:“我叫李文燕……世代农民,全家年收入三万。”她还写道,后续治疗费一个月需要12万元人民币,“对于已经债台高驻的我来说,已经没有办法了”,后面还加了两个双手合十祈祷的表情符号。

这场筹款活动吸引了1800多笔捐款,筹集到了近3万元人民币——只够法国赛诺菲(Sanofi)生产的药品Myozyme一个疗程的费用。

但是,鉴于这个平台还有其他成千上万渴望得到捐款的患者,最终筹款总额并未达到30万元人民币的目标。李文燕说:“第二轮筹款没有及时跟上。”

李文燕的女儿雨馨在9个月大的时候死于庞贝氏症(Pompe disease)。这是一种遗传疾病,会引发糖分子在包括心脏在内的肌肉组织中贮积。

中国有世界最庞大的罕见病患者群体,据估计总人数在1500万至2000万之间。过去10年,中国推出了一些药物的国家医保,但绝大多数罕见病用药不在报销范围。即便被纳入了医保药品目录,也不能保证地方医保能给它们报销。2015年,治疗庞贝氏症的药物Myozyme获批在中国使用,但李文燕无法为这种药获得任何国家补偿。

2015年对罕见病患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罕见病患者平均一年的治疗费用是他们个人年收入的三倍,是他们家庭收入的近两倍。

代表庞贝氏症患者的一个协会称,中国约有3.5万名庞贝氏症患者。其中约80%是成年人,他们每年的治疗费用约为300万元人民币,相比之下中国的人均收入为每年7万元人民币左右。在中国大部分地区,患者不可能获得政府医保对庞贝氏症药物的部分报销。

吉林省的齐崇哲说,他的孩子在7个月大的时候出现了庞贝氏症的症状,但当地医生最初以为只是感冒。在北京一家医院进行基因检测之后,才确诊了庞贝氏症。齐崇哲说,住院8次后,治疗费用花掉了他一辈子的积蓄——10多万元人民币。他每月的工资只有4000元人民币。“过完年,我们要把房子卖了,但这只够坚持半年。之后如果还没有医保报销,我们只能等死。”

赛诺菲新兴市场罕见病部门负责人梅德海特•埃尔-巴埃里(Medhat El-Bialy)承认,医保范围有限是获取药物的一个主要障碍。他表示,在美国可获得的罕见病药物中,只有38%在中国市场可获得,“还有很大追赶空间”。

王成4岁的女儿患有高雪氏症(Gaucher's disease),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可能导致脂肪物质在某些器官中堆积。他估计,在中国约400名高雪氏症患者中,有138人得到了慈善项目的帮助,而至少有100名患者得不到任何药物。治疗这种疾病的努力令慈善预算面临严重压力。据上海市罕见病防治基金会理事长李定国介绍,仅在上海治疗6名高雪氏症患者,每月就需要该基金会负担约200万元人民币。

能否享受医保还取决于户籍。周迎春一家刚刚花了30万元人民币为患有大疱性表皮松解症(epidermolysis bullosa)的15岁女儿做了骨髓移植手术,这种疾病会导致皮肤出现水疱并破裂。由于手术不是在户籍所在地进行的,这家人不得不自己承担所有费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