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普京重拾冷战式谍战

库柏:普京明白,谍报活动中最重要的通常不是那些机密,而是每当间谍暴露在聚光灯下时,公众、媒体和政客们的反应。

我刚写完一本书,这本书把我带回了冷战时期俄英双面间谍的世界。我看着这些人穿梭于各国之间,令英国历任首相感到苦恼,并遭到杀害(如果他们是俄罗斯人的话)。(而英奸们,尤其是上流社会人士,通常可以逍遥法外。)

如今,一切似乎都没变。俄罗斯双面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和女儿尤利娅(Yulia)仍处于病危之中,两人几周前在索尔兹伯里遭到一种苏联时期神经毒剂的袭击。苏联秘密警察出身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正在重建那个曾经塑造了他的世界:冷战式谍战。普京之所以能够操纵我们,是因为他明白,谍报活动中最重要的通常不是那些机密,而是每当间谍暴露在聚光灯下时,公众、媒体和政客们的反应。

虽然俄英两国之间没有太多打交道的地方——直至本世纪众多俄罗斯富豪移居伦敦市中心——但两国相互进行大规模情报刺探由来已久。然而,这些谍报活动大部分都没什么价值。英国双面间谍,如金•菲尔比(Kim Philby)和盖伊•伯吉斯(Guy Burgess),经常抱怨苏联方面无视他们的发现。伯吉斯发送给克格勃(KGB)的许多英国文件甚至都未翻译成俄文。

问题之一是多疑。你可以招募一名叛国者,但你永远不能信任他。克格勃总是怀疑菲尔比这样有前途的双面间谍是英国人设的圈套。

即便苏联方面相信某条情报,这条情报也常常不知所终。有时,装满英国机密信息的手提箱信息量太大,苏联方面实在处理不过来。有时,情报会在克格勃内部层层上报的过程中变得不完整或被传变了样。而且,如果情报令老大不悦,通常会被弃用。

最致命的一例是,1941年,驻东京的苏联特工理查德•佐尔格(Richard Sorge)屡次提醒克里姆林宫,德国很快将进攻苏联。那年5月15日,他预测进攻将在6月20日至22日发起。但佐尔格提供的情报惹恼了老大:当时斯大林(Stalin)仍与德国保持联盟关系。(希特勒(Hitler)据称当时是他唯一信任的人。)斯大林不屑地形容佐尔格是“一个混迹日本小工厂和妓院的人渣”。结果,德国6月22日发起的进攻打得苏联措手不及。

赫鲁晓夫(Khrushchev)和勃列日涅夫(Brezhnev)也并不总是倚重情报。但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同样对情报持怀疑态度,虽然她很喜欢读情报中的个别信息——英国前驻莫斯科大使罗德里克•布雷思韦特(Rodric Braithwaite)在《Armageddon and Paranoia》一书中写道。布雷思韦特解释说,谍报活动在寻找具体机密方面有用,比如原子弹的化学式。但他表示,间谍活动几乎无助于解开对手的意图这类大谜题。例如,上世纪80年代,无论是苏联还是西方间谍都未预见到苏联会决定配合结束冷战。

总之,大多数机密文件早已被放在某个地方,在冷僻的技术网站或者在一位学者未读过的著作的第437页。简言之,间谍们的发现几乎从未影响政府政策。谍报的世界与其说是个藏宝箱,倒不如说是一个连店主都不清楚自己库存状况的旧货商店。谍战小说家约翰•勒卡雷(John le Carré)说,间谍“提供的二流情报的吸引力在于其获取过程哥特式的神秘,而非其内在价值”。

这种神秘确实很重要。任何笼罩在神秘之中的活动都会吸引公众的注意。因此,当间谍们从他们的秘密世界中现身时才会产生最大影响。每当一名英国官员被曝光为苏联间谍(1946至1963年经常出现、几乎仪式化的一幕),英国人对本国社会的信任就会又崩塌一点。英国间谍会开始相互打量并思忖,“你是不是克格勃特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