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俄罗斯与道德破产的西方

卢斯:没有我们的纵容,普京的财富攫取机器会运转不畅。英国的神经毒剂案说明普京已经胆大妄为到了何种地步。

人们常说,俄罗斯是西方民主的竞争对手。但这种说法有误导性。该国是为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及其寡头圈子的利益服务的。其政权只对其他初露头角的窃国者来说是一个典范。

世人大多不会向往俄罗斯的政治与生活水平。西方主要的意识形态威胁来自内部。普京的财富攫取机器揭示了西方的道德缺陷。没有我们的纵容他的朋党不会成功。

对于美国和英国来说尤为如此。不同于大多数西方民主国家,美英两国允许匿名所有权。大多数民主国家在法律上要求公布资产的受益所有人,如企业或不动产。但在两大讲英语的民主国家,情况却并非如此。美国财政部(US Treasury)称,美国每年的洗钱规模大约有3000亿美元。英国及其离岸金融中心也有大约1250亿美元。这些钱的绝大部分都未被查出。据俄罗斯经济专家安德斯•阿斯伦德(Anders Aslund)称,这其中最大的海外份额由俄罗斯所有。普京的个人财富估计介于500亿美元至2000亿美元之间。即便是500亿美元也比联合国大多数成员国的国内生产总值高。然而,我们并未对此采取什么对策。

西方驱逐130名俄罗斯外交官的举动看起来无疑像是在采取行动——远比无所作为好。然而,单凭此举还无法破坏整个利益链。事实上,传统的针锋相对的驱逐手段正好营造了一种正中普京下怀的危机假象。这是俄罗斯风格的歌舞伎。否则为什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或特里萨•梅(Theresa May)同意这么做?

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的动机值得推敲。近日发生在英国的神经毒剂案的胆大妄为使他们不能无视。就好像普京留下了他的签名。

可能是因为过去十年,至少有14名俄罗斯人在英国境内离奇死亡,而英国对这些案件的调查极不充分。多起案件,像是2013年被迫流亡的俄罗斯商业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之死,就被认定为自杀。另外几起死亡则被认为是自然原因所致,如2012名告密者亚历山大•佩尔奎尼(Alexander Percluichny)之死。

很多情况下,由梅执掌了6年的英国内政部(Home Office)行事都很拖沓。梅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公布英国政府对佩尔奎尼做出的验尸报告。尽管在佩尔奎尼的尸体上发现了钩吻的痕迹,这是一种可以诱发心脏骤停的有毒植物。想了解英国警方是如何敷衍了事的朋友,可以读一下Buzzfeed网站上的专案调查。

英国现在已经表现出决心。梅已向人们很好地展示了西方的团结。与一贯亲俄的工党(Labour)党魁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相比,她看上去颇具撒切尔夫人的风范。然而,驱逐俄罗斯外交人员不会带来什么改变。据估计,伦敦房地产的很大一部分交易额来源于俄罗斯。伦敦太多的银行、房地产中介和奢侈品服务提供商都要仰仗俄罗斯人的钱来发展壮大。

和英国一样,美国也十分欢迎不义之财,但在一个关键方面,美国受到了更深重的损害。

人们常常忘记,普京曾指责2015年“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泄露是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之过,该文件披露了普京和其朋党用以敛财的空壳公司网络、同伙和手段。举个例子,这些泄密文件显示,普京最亲密的朋友谢尔盖•罗尔杜金(Sergei Roldugin)的净资产约为1.3亿美元。罗尔杜金以演奏大提琴为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