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孩子学外语,多早算太早?

莱恩:我不知道寥寥几句外语能否带给女儿家乡不会给予她的东西,也许她只喜欢那些音调和重复。就算这些课什么也没教会她,她的生活也比只接触母语要丰富了一些。

近几个月来,我3岁的女儿每周会学一个小时的外语。她走进本地一所学校,沿着走廊轻声走进一间小教室,然后在接下来一个小时里和几个三、四岁的孩子一起伴着“La Vaca Lola”——一首关于一头西班牙奶牛的歌曲——跳舞,戴着手指玩偶说“me gusta, no me gusta”(西班牙语:我喜欢什么,我不喜欢什么), 喊出哪些动物“grande”(西班牙语:体型大),那些动物“pequeño” (西班牙语:体型小)。

她很少跟我们讲都学了什么。事实上,头几周她什么都没说。我开始怀疑这可能是个巨大的错误(算下来,每节课要交9英镑学费)。不过后来当我在YouTube上给她放“La Vaca Lola”,她会兴奋地大喊“Vaca”——我希望她说的是西班牙语。

让她上外语课这件事就跟大多数事一样,先是逐渐起了念头,然后仓皇之间一下子就做了决定。我平常负责阅读和编辑新闻报道,内容涉及中国经济、不断锈化的美国腹地,以及英国拖泥带水的脱欧谈判。很早以前我就觉得学一门外语对她有好处,但我没有制定过完整的计划,比方说什么时候开始学。

然后我读到了一本同事写的书——爱德华•卢斯(Edward Luce)的《西方自由主义的撤退》(The Retreat of Western Liberalism)——这本书将我对经济、政治和极右翼势力崛起的所有潜在思想和焦虑,通通化为一次惊慌失措的午夜惊魂。我满身大汗地惊醒,前景已经很明确了,如果我女儿还想有未来可言,她必须学一门外语。而理想的学习时间是,马上。

我考虑过让她学中文,这是英国文化教育协会(British Council)提出的未来我国十大重要外语之一,其他还有阿拉伯文、法文、德文、葡萄牙文、意大利文、俄文、荷兰文和日文。但我家附近没有中文幼儿培训班。不过有西班牙语班,这可是排在榜单首位的外语。当我女儿在一位拉美裔幼教工作者的帮助下,开始用西班牙语和英语唱“小小蜘蛛”(Incy Wincy Spider)时,我们下了决定。

我告诉自己她成长在一个多元文化世界,英国有五分之一的小学生在家里能接触到一门外语,而伦敦地区至少有一个自治市的这个比例超出75%。她需要为未来做好准备。不过,当我说起孩子上外语课这件事,有些人会露出怪怪的表情,我自己也怀疑她现在就开始正式学外语会不会太小。但研究成果给了我支持:儿童越早学习外语越好。

言语及听觉学教授帕特里夏•库尔(Patricia Kuhl)在她的TED演讲“婴儿的语言天赋”中说过:“我喜欢把世界各地的宝宝们称为世界公民。他们可以辨别所有语言的所有发音。我们成年人可以辨别我们母语的发音,但辨别不了外语的发音。于是问题来了:那些世界公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像我们这样受制于语言的听众呢?答案是:从他们周岁之前。”

我女儿开始学外语的年龄确实很小,不过我自己也是。我们家说的是英语,但我从4岁起就在学校学习爱尔兰语了。除了爱尔兰语之外,我后来还学了法语,还有德语,这要感谢一位来自科布伦茨某修道院的修女。这些外语课充盈了我本就活跃的想象力。作为一个从小看着《夺宝奇兵》(Indiana Jones)、《查理的天使》(Charlie’s Angels)、《侠探西蒙》(The Saint)等电视剧长大的少女,我怀有一个幻想:在正确的时间使用正确的语言可以助我脱离危险。我幻想自己是女版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从一节车厢走进下一节车厢,轻松自如地切换各种语言,与边防警卫对谈如流。“Passport, bitte.”(德语:请出示护照。)“Ja, gerne.”(德语:好的,请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