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叙利亚

对叙利亚灾难成因与责任的六点观察

张伦:说西方故意搞乱叙利亚既不是实情也不符合逻辑,叙利亚悲剧与两代阿萨德政府统治导致的严重社会矛盾有关。

作者说明 :

昨日(4月16日)看到一些朋友就叙利亚事态传的几篇文字,做了几句评语,引来数位朋友的关注,强烈要求我写点相关评论。盛情难却,也觉得是个责任,硬着头皮今日挪开预定事务,抽空花了一天写了下面这篇近7千多字的东西,属于信手写就,绝不是严格的文章,也因其他任务压身,无法再去抽时间查证修改,只是就几个相关问题草草写出,属于自己的一点了解与观察。本人不是这方面问题的专家,只是提供一点信息和看法,若有疏漏、差误与不足,希望行家批评指正。

一、关于西方与叙利亚的关系

叙利亚不是什么西方有意要搞乱的,恰恰相反,西方出于自己的利益多年就一直不希望叙利亚出乱,因为那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此次叙利亚战乱后难民问题对西方的冲击及恐怖分子对西方的威胁就是个例证。须知,西方的情报部门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情报部门过去一直就了解、控制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的情况有合作,这种合作因西方支持反对派后有些中断。西方与叙利亚政权的关系过去一直不错,尽管在人权事务上,西方各国政府都因与叙利亚政府的这种关系长期受到各国内部人权人士的严厉批评,承受很多压力。以法国为例,2001年阿萨德刚接班不久,希拉克授予过阿萨德法国骑士勋章(最近取消这个勋章的程序已经启动)。2008年萨科奇还接待过阿萨德到访,阿萨德还参加过法国国庆庆典阅兵活动,受到极高的礼遇,法国人权界还因此群起批评。

不过当时阿萨德在接班后确实曾有些励精图治,也有推动叙利亚现代化的企图,强化改善与西方包括与以色列的关系,包括替西方到伊朗去解救人质。总之,那是个具有希望的时期,不仅叙利亚内部还是其对外关系,都是如此。

叙利亚与西方的关系的根本逆转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因民众的抗议,阿萨德大开杀戒,导致西方的制裁,开始对叙利亚要求民主的反对派进行支持。要知道,受了伊拉克战争的影响,尤其是从伊拉克撤军后的美国,不到必要时刻,并不十分愿意参与该区域事务,特别是美国油页岩革命后石油基本自给,对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大幅减少。(2011年,在给研究生上的地缘政治的研讨课上,我曾提及当时刚读到的位于伦敦的国际能源研究所的报告,称美国很快会因油页岩技术达成石油自给,提醒学生中东的问题因美国的势力的撤离而会有新的麻烦。)除对以色列作为盟友的利益的保护外,美国对该地区的利益相关性锐减,加之因伊拉克战争在经济上遭受的损失,2008年经济危机后美国财力上的弱化,使得美国人不再如以往那样关注该地区。

这也可以解释,2013年当法国具有理想主义性格的左派总统奥朗德主张对阿萨德释放毒气屠杀民众进行打击惩罚的关键时刻,为什么奥巴马会自食其言,没有对跨过他自己设下的红线的阿萨德进行打击的原因。而最新这次打击前几天,主张美国第一、日渐采取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特朗普还宣称将把在叙利亚作为军事顾问的美军全部撤回。奥巴马当时主张以外交解决叙利亚毒气化武问题,普京抓住机会,外交上长袖善舞之机,进一步强化了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存在,排挤了西方在该地区问题上的发言权。这是阿萨德政权能够借助俄罗斯支持苟延残喘,在几乎崩解的情况下再度复苏、攻城略地、赢得现在事实上的军事胜利的大的国际背景。说西方故意搞乱叙利亚既不是实情,也不符合逻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