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

伦敦金融城为何不再欢迎俄罗斯寡头?

加普:普京的行为招致美国制裁,但是伦敦金融城的行为(先是欢迎俄罗斯资金,然后与其断绝关系)与其说是合规,不如说是懦弱。

在美国对由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控股的伦敦上市公司EN+实施制裁四周后,很难在伦敦金融城找到还“记得”与他或他的业务有过密切关系的人。私底下,人们会说出哪些竞争对手与他的关系更密切,或者当初只是因为有人为他背书,他们才无辜地信任了他。

面对美国的法律行动,董事会成员辞职,银行和法律顾问告退,公关公司也给自己找借口。看到冲突后,伦敦金融城与俄罗斯金融长达10年的罗曼史急剧降温。“普京(Putin)会一直在台上,所以我不知道经济上的事情现在要如何运行,”EN+的一位顾问说。

一个引人瞩目的例外——其做法值得尊敬——是格雷格•巴克男爵(Baron Barker of Battle)。在其他人退缩之际,这位亲俄的EN+董事长坚守岗位,希望能为少数股东挽回一些损失。他们持有的EN+股票自去年11月上市以来已大幅下挫。公司招股书曾嗤之以鼻的有关德里帕斯卡的“负面媒体猜测”,现在都变成了现实。

伦敦金融城的行为——先是欢迎俄罗斯资金,然后与其断绝关系——与其说是合规,不如说是懦弱。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入侵克里米亚,还干预海外选举,引发美国通过法律手段进行猛烈还击,打击普京周围的寡头圈子。伦敦像什么事都没有那样见风使舵。

这种情景并不让人陌生。在维多利亚时代英国小说家安东尼•特罗洛普(Anthony Trollope) 1875年发表的小说《我们现在的生活方式》(The Way We Live Now)中,骗子暴发户奥古斯塔斯•麦尔墨特(Augustus Melmotte)买下了伦敦格罗夫纳广场(Grosvenor Square)的一栋房子,并为他铁路公司的董事会聘请了一些小贵族,由此披上了体面的外衣。特罗洛普的小说就取材于伦敦金融城与当时的新兴市场——美洲——逢场作戏的关系。

德里帕斯卡在伦敦贝尔格雷夫广场(Belgrave Square)有一栋房子,他不是骗子,而且否认了美国对他和他的公司EN+和俄铝(Rusal)的所有指控——美国指控他们“威胁商业竞争对手的生命……参与敲诈和勒索”。但是,你并不需要这些提醒,就应该知道要以警惕的态度对待一位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残酷的俄罗斯“铝业大战”的大亨。

“他的名声不太好,你无需进行太多背景调查就会产生疑问,”一位拒绝为德里帕斯卡的融资交易担任保荐人的银行家表示。有些银行已经做出了他们的选择——在EN+ 15亿美元上市交易的国际账簿管理人名单中,看不到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这两家大行的身影。

接受德里帕斯卡的也大有人在。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花旗集团(Citigroup)、瑞信(Credit Suisse)和摩根大通(JPMorgan)、以及国有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和外贸银行(VTB)都是EN+上市的账簿管理人。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 & Case)和年利达律师事务所(Linklaters)分别向该公司及其银行就美国和英格兰法律提供法律顾问服务。伦敦金融城公关公司芬斯伯里(Finsbury)为EN+提供公关服务,而伦敦政治咨询和公关公司Portland曾经代表德里帕斯卡。

在俄铝被列入制裁名单后,美国前驻英国大使菲利普•拉德(Philip Lader)和嘉能可(Glencore)首席执行官伊凡•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退出了俄铝董事会;VTB投资银行部负责人里卡尔多•奥赛尔(Riccardo Orcel)和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的多米尼克•弗雷斯(Dominique Fraisse)从EN+董事会辞职。由彼得•曼德尔森(Peter Mandelson)领导的全球咨询公司(Global Counsel)放弃了一份向EN+提供咨询服务的合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