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法国

法国队、世界杯与现代性(上)

张伦:听着法国队球员在爱丽舍宫门前高唱《马赛曲》,我们或许能从另一个角度窥见这些移民后代对共和国的情感。

本文是作者世界杯观感上篇:“法国的夺冠之路”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结束了。法国队经过一番鏖战,时隔二十年后再次捧回大力神杯,举国欢庆。各国球员、球迷或怀着遗憾,或带着喜悦,收拾行囊各自归国,一场世界性的嘉年华暂时落幕。不过人们还会继续津津乐道地谈起此届世界杯的种种,观察家们也会继续分析谈论此次世界杯显现的趋势、特点、影响,直到新的赛季、欧洲杯、乃至下届世界杯。

是的,全世界几乎没有任何运动项目、任何事件如足球、世界杯这样,能如此大规模地吸引不同层次、不同国别、不同文化的人们如此高度一致的关注、喜爱,激发起如此澎湃的情感波澜,失望、兴奋、愤怒、狂喜。与其说这是一种运动,倒不如说是一种世界性节日狂欢,其中透露出有关我们生活的时代的文明的一些基本信息,有些甚至关系到一些国家的变化,乃至我们这个星球的未来。

法国—克罗地亚之战:青春的胜利

法国队此次夺冠,事先却并不是众口一辞地看好,夺冠后也有些喜欢克罗地亚球队的球迷迄今不认,觉得是法国队的运气,而且裁判决定值得商议。是的,“足球是圆的”,足球比赛也永远具有偶然性。但如果我们仔细回顾一下就会发现,法国队得冠也实在是自有逻辑;法国队赢得的这场决赛与历史上许多决赛比也绝不逊色。

首先,法国队队员年轻,是平均年龄倒数第二的一个团队,如去掉几位年纪稍长的队员,可能就是此次世界杯最年轻的球队。队员充满活力,个人球技过人,且心理素质甚佳,这对年轻球员来讲,尤其难能可贵。球员临大战不怯场,经验亦不乏。七场比赛,整体趋势逐场上升,愈战愈好,只与丹麦一战打平,其他每战皆胜,且无加时赛,体能保持甚佳,以逸待劳,这都是最后战胜比利时、克罗地亚的重要因素。而相反,比、克两队都经苦战、加时、点球,最后进入半决赛、决赛,体能、心理消耗巨大,负担甚重,加之年纪偏高,伤病,都必然影响发挥。高手对垒,最后对决,各种优劣因素的加减法中,只要一两个因素相对较弱,最终便可能败北。

世界杯后,很多人替克罗地亚队遗憾。这一方面是缘于人们天然的同情弱者的心理,希望这样一个小国能胜出,创造一个奇迹;另一方面,也是本届世界杯开赛以来,虽也有运气的成分,但更重要的是克罗地亚队以其顽强的拼搏精神感动了许多球迷,一路九死一生杀进决赛,让克队的人气大涨。这两天中文网络上有一篇关于克罗地亚队的文章“屠杀、炸碎、灭门、逃难、流血,你无法想象克罗地亚球员们经历过什么”,广为流传,引起人们的感叹、同情与支持,很好地说明了这些。

事实上,前南斯拉夫解体后各族群、共和国之间爆发的冲突、战争是个复杂的话题,但这些球员从童年、少年时代从苦难中走来,砥砺了他们的意志,抱有强烈的为国争光的意愿却是显而易见的。那是他们斩关夺隘、逆境反转、打败其他强队的最宝贵的精神资源;这在半决赛与英国队的对垒中展现的最为明显。许多克罗地亚球迷在事后解释这场胜利时都说:我们克罗地亚队是在用心来踢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