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应该欢迎移民

史密斯:作为澳大利亚的新移民,我们要提醒那些心存担忧的少数人:澳大利亚的多元化是它最大的优势。

想要成为澳大利亚永久公民,需要耗时4年半,为各种费用支付数千澳元,还需要3个国家的警方开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去年,16.2万人得到了在这个“幸运国家”生活的权利,我就是其中之一。但随着澳大利亚人口在上周突破2500万,明显的一点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让我或是我们这些新来者成为他们的邻居。

这一人口里程碑没有得到庆祝,被视为证明了该国不可思议的经济成就和高生活水平,相反,越来越多爱表态的右翼政治少数派及其散布耸人听闻言论的啦啦队式媒体人物警告称,移民正在堵塞道路、占用医院和住房资源,并可能把“欧洲分离主义多元文化模式”带到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多元文化事务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抱怨称,很多新移民不会说英语,也不像过去的移民那样融入该国。他的解决方案是禁止我们在澳大利亚两个最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生活,以此解决这两个城市的交通堵塞问题。

出生在英国的澳大利亚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就“非裔帮派问题”发出警告,并质疑澳大利亚为何自找麻烦,接纳“难以融入”的人。

随后,澳大利亚最大的媒体集团新闻集团(News Corp)加入了这场关于人口的辩论,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异族入侵》(The foreign invasion)的文章,指责一波移民“大潮”正在冲垮澳大利亚的民族身份认同感。天空新闻(Sky News)邀请了极右翼极端分子布莱尔•科特雷尔(Blair Cottrell)——此人曾因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在每间教室摆放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的照片而被判有罪——分享他在融入以及澳大利亚是否有空间接纳新来者的问题上的观点。

通过打“种族牌”来提高民调支持率或受众人数,已经重新流行起来,澳大利亚也不例外。作为一名持有爱尔兰护照、讲英语的白人,我不像很多新来者那么担心。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澳大利亚实行“白人澳大利亚”移民政策,实际上阻止了非欧洲人定居。

但即便是爱尔兰人也并非完全不受种族偏见的影响。去年,维多利亚州政府的一位部长在警告居民不要对任何带有爱尔兰口音的人开门后作出道歉。此前,来自英国和爱尔兰的一些背包客被指从事诈骗活动。

2015年,《墨尔本时代报》(Melbourne Age)发表了一个标题为《醉汉帕迪在造成50万澳元水灾后落泪》(Drunk Paddy in $500k flood of tears,Paddy是对爱尔兰人的蔑称——译者注)的报道,讲述了一个29岁的爱尔兰人承认在一家酒店里打开消防水管、犯下了刑事损害罪。第二天,帕德里克•加夫尼(Padraig Gaffney)自杀了。

当我搬到澳大利亚时,我惊奇地发现某些类型的种族主义在这里似乎比欧洲更普遍。使用“南蛮子”(wog)来形容来自南欧或地中海地区的移民稀松平常,而媒体对于非洲人或澳大利亚土著的某些负面描述,让人联想起美国吉姆•克劳(Jim Crow,指吉姆•克劳法,即1876年至1965年期间美国部分州实施的种族隔离制度——译者注)时代的漫画。这让人匪夷所思。

超过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出生在国外,已经成功融入,并为该国的经济发展和充满活力的多元文化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并不是要求停止关于移民或融入问题的辩论。这两个问题都是澳大利亚公众关注的问题,欧洲和其他地方也一样。但公众代表和媒体帮助塑造社会,对讨论的基调负有一定责任。

悉尼和墨尔本的道路确实堵塞。但这不仅是因为大量移民,也是因为规划糟糕。郊区是多元文化的,没有被单一族群主导,近年来房价一直在上涨。

迄今为止,很少有新移民的声音——数以千计的医生、护士、教师、工程师和其他人帮助该国创造了创纪录的27年连续增长、并为各个社区提供必要服务的人。现在是我们发声的时候了,我们要提醒那些心存担忧的少数人,澳大利亚的多元化是它最大的优势,而不是它的衰落原因。

译者/马柯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