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东

特朗普缺乏中东战略使得伊朗受益

加德纳:伊朗构建什叶派轴心的计划已部署近40年,在特朗普上台时已基本完成。面对眼下的中东,特朗普需要清晰的战略。

上月底,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决定亲自在纽约主持联合国安理会(UN Security Council)——并公然批评伊朗是流氓国家——此事会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并且在夸张程度上甚至会超过他一天前在联合国大会上的暖场演讲。特朗普对这个伊斯兰共和国的憎恨,以及单方面废除其前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就伊朗核计划达成的国际协议,是特朗普政府反复无常的立场中较为一以贯之的部分。

然而,尽管他设法在中东造成了重大破坏,但他的高调没能掩盖伊朗——有时还是与其他地区对手一道——在战略上是多么轻而易举地高美国一筹。

特朗普对所有中东问题随心所欲的处理方式,几乎没有取得什么客观成就。他吹嘘自己即将达成“终极协议”并解决巴以冲突。他勾掉了愿望清单上以色列的权益这一项并朝着大以色列(巴勒斯坦人在里面的权益将有限)的目标高歌猛进,但他的这种做法将使得双方永远背负着动荡和怨恨。

拜特朗普所赐,2015年美国和全球五个大国——俄罗斯、中国、法国、德国和英国——与伊朗达成的、以可核查的方式削减和遏制伊朗核计划的协议或许已名存实亡。但他还没有拿出任何替代该协议的方案。他和他的外交政策团队似乎相信,重新实施严厉的经济制裁将损害、甚至推翻伊朗政权。目前为止,这正重新扩大伊朗神职人员及伊斯兰革命卫队(Islamic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中神权执行者的权力——这些人是伊朗的强硬派,他们原本一直担心伊核协议会让伊朗及其受够了的年轻公民接触到外面的世界,从而破坏他们的权力和既得利益。

去年,特朗普在首次出访中造访利雅得。在那里,他呼吁沙特阿拉伯领导逊尼派阿拉伯联盟来抵制什叶派(波斯国家)伊朗。然而,通过Twitter上的一条又一条推文,他无端地煽动沙特牵头对卡塔尔实施封锁——这一完全失败的行动推动天然气资源丰富、在政治上特立独行的卡塔尔,与伊朗以及土耳其建立了更紧密的联盟关系,而土耳其正是特朗普最近的烦恼之源。

特朗普一直怂恿沙特在也门采取行动,讨伐伊朗的代理人——这是最富有的阿拉伯国家对最贫穷的那个发动的毁灭性战争。对于伊朗来说,不管怎样,也门都是一个低成本的干扰器,可以分散沙特的注意,并使之蒙受经济损失。于此同时,在北方,伊朗正成功实施建立和巩固横跨黎凡特地区的什叶派轴心的战略。

这一被形容为什叶派“陆桥”、“走廊”或“新月”的地带,使得伊朗的影响力从扎格罗斯山脉延伸至地中海,从德黑兰经由巴格达和大马士革延伸至贝鲁特。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不久,这一格局就已基本形成了。

这是自1979年革命推翻了伊朗沙阿(Shah)的君主制国家以来,伊朗一直奉行的战略。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让该战略首次取得突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导致真主党(Hizbollah)成立,这个什叶派准军事组织成了伊朗在黎凡特地区的先锋。该战略的另两次突破出现在:当美国前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推翻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的逊尼派政权并扶植亲伊朗的什叶派在伊拉克掌权时;以及当奥巴马拒绝为叙利亚逊尼派叛乱分子提供武器装备,以帮助他们推翻西方所反对的、与伊朗结盟的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少数派政权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