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改革急先锋为何难以分享改革红利?

文贯中:三农问题已成中国模式阿喀琉斯之踵,土地市场的建立加上户籍制度改革和资本市场完善,将标志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最后成功。

——兼论中国模式的阿喀琉斯之踵

编者注:改革四十周年,中国依旧在转型路口,外部压力与内部改革都面临考验。未来中国经济何去何从,值得各界判断,FT中文网推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专题,经济话题可以联系jin.xu@ftchinese.com。

改革终极目标的模糊不清和改革动力的消减

击鼓传花,高调震天,看似热闹,改革却在空转,是朝野上下对改革现状的共识。遥想当年,福泽亿万民众的大包干,和紧随而来的乡镇企业,均为农民首创。两项来自草根的改革,分别打响了瓦解人民公社的第一炮,和瓦解中央计划经济的第二炮。这些源于农村的壮举大大出乎政府意料,一度遭到一些政治老人的激烈反对,却开启了市场导向的改革大幕。

四十年后的今天,中国由最贫困的国家之一亮丽转身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巨人,人均收入也从几乎位列世界末尾,一跃跨入中等收入行列。在弹冠相庆,论功行赏的今天,如果问,冒着被抓,被关的生命危险,自告奋勇地担任改革急先锋,为改革顺利破局,勇敢杀出一条血路的是谁?一路走来,承受举世罕见的自我牺牲,使中国城乡面貌由传统转向现代的功臣又是谁?如此一问,前来抢摘桃子的人一定不计其数,答案也会形形色色。

但此时多少人会念及人口仍占中国总人口60%以上的农民和农民工?荣誉他们没份,却动辄被贴上低端人口标签,排斥于市民行列之外。他们的现状反衬出在中国模式下,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的农业,农村,和农民处于十分脆弱的境遇,犹如身躯庞大的阿喀琉斯,却只能依靠泥足站立。中国的三农问题已成中国模式的阿喀琉斯之踵。

与此同时,尽管中国官方自称已经建成了市场经济体制,搞市场经济历史最长,经验最丰富,市场制度最完善的主要发达国家,却对中国的自我定位拒绝认可。显然,四十年改革之后的今天,中国现行经济体制的自我定位不但在国际上引起争议和贸易摩擦,在国内也造成如何继续改革的思想混乱。人们要问,既然自称模式,这种模式中哪些部分已经具有稳定而普世的意义而不需改动?中国经济改革的终极目标究竟是什么?

早在2013年,18届3中全会已通过一份《决定》,使上述混沌不明的状态一度得到澄清。这份《决定》以清晰而紧迫的语气,要政府和民众“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推动经济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黑体字由笔者所加) 显然,《决定》从理论上明确判定,让要素市场决定性配置要素的经济体制,既是市场经济的决定性特征,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最终目标。难怪《决定》一出来,立即获得国内外经济学家的高度评价。

然而,又一个5年即将过去,《决定》规定得十分紧急的改革任务不但进展甚微,连改革的最终目标也变得飘忽不定。似是而非的底线论四处冒出,使《决定》事实上成为一纸空文。不难明白,在新旧制度交替的改革年代,和旧制度密切相连的利益集团决不会自动拱手退出。为了继续享用旧制度为他们汲取的荣华富贵,最好的策略就是让旧制度披上唬人的意识形态外衣,以便鱼目混珠,继续被民众顶礼膜拜。所以,改革年代的底线划定必须慎之又慎,以免画地为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