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在伦敦获奖

张璐诗:南京大学教授鲁安东用这个作品体现了中国过去半个多世纪发生的社会变迁,饱含情感又思想深邃。

由南京大学教授鲁安东策展的《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近日获得伦敦设计双年展评审会临时增设的“特别荣誉奖”,伦敦设计双年展今年是第二届。

在未进入室内场馆之前,萨默塞特宫的露天中庭上,来自希腊馆相当抢眼球的装置《不服从》先吸引了大批观众排队与这一象牙色骨架形的装置进行互动。当人们走入“骨架墙”之间,所到之处的空间最宽敞,前后则是收紧的状态。这时在墙外的旁观者则见到骨架外观随着人行速度而变化。设计者要传递的是:穿行者在一个局限内实行“打破规则的不服从者“,各种正负面情绪都可能会被放大。

先体验过了这个来自希腊的装置,进入主场馆内,就很容易理解本届设计双年展的主题:“情绪状态“,并且观众是展览的核心参与者。这个特质在香港馆里十分突出。一进入场馆,丰富而浓烈的气味立即吸引了观众,大家就会按照策展指引,在各面墙上划破一点蜡面,分别去体验蛋挞、烧鹅、罂粟与佛庙这些代表了香港历史文化与日常生活的气味。在场的每个个体也会通过这种嗅觉体验而触发私人记忆。

本届双年展有40个国家、城市与地区参展,在包括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虚拟现实、大型雕塑、沉浸式数字装置的参展作品中,紧贴当今人类社会生存现状的关键词高频出现:可持续发展、移民问题、都市化、社会平等、污染和能源等等。双年展四个大奖的颁布,也多少与当下时局有所关联,如“最重要贡献奖”颁给了埃及的《现代主义的愤慨》;“最佳主题诠释奖”颁给了美国的《脸孔价值》装置;“最佳设计奖” 由拉脱维亚获得;“最受公众欢迎奖”则颁给了危地马拉的《圣•卡塔里那•帕洛坡》。

其中,代表中国大陆地区参展的《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显然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正如双年展的策展总监、V&A建筑与城市部主任克里斯托弗.特纳所评价,该装置突出呈现的是“博物馆展览的品质”。

建成于1968年的南京长江大桥是中国第一座自主设计和建造的现代化桥梁,今年正值建成50周年纪念。它既是新中国技术成就的符号,也记录了半个世纪以来丰富的集体与个人记忆。从落成之日起到1993年,大桥被用来展示和证明中国发展道路的先进性,接待了多国家和地区的元首和600多个外国代表团。

南京长江大桥在当时不仅是“旅游景点”,其形象与图案还频繁出现在日常生活用品中。《南京长江大桥记忆计划》通过呈现策展人搜集而来的大量小角度的“个人化叙述”物件,中国过去半个多世纪里发生的社会变迁缩影也尽在眼前。

展览的主体部分嵌在附有三个龛的筒拱廊道中,由一条长约17米的红色半透明时光长廊串联起三个白色的情感房间,分别从声音、空间、视角三个角度展示大桥的历史碎片。空间采取的是半透明设计。鲁安东介绍,这样的设计,既是回应展览场地萨默塞特宫的特殊建筑形式,又“营造了与记忆相关的朦胧的场所感”。

“时光长廊”分为内外两侧,外侧以时间为线索,从主线到分支,介绍与大桥有关的历史与记忆计划。在内侧的“物之家”,公众可以通过VR观摩18样老物件。在“声音的混响”展厅中,参观者会被与大桥有关的声音包围,包括5首为南京长江大桥创作的歌曲和采集自大桥周边环境的真实声音。鲁安东特别提到了其中一首《我为祖国守大桥》的歌曲:“七八十年代京沪线上的火车经过大桥时,这首歌是必播曲目。而且歌曲的长度和穿过大桥的时间几乎一样,等歌曲播放完毕,车也逐渐驶离大桥。”对很多人来说,在大桥上过长江的体验与这首歌的记忆估计分不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