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基因编辑

修改基因:不可阻挡的外部进化

刘远举:通过改变基因,改良后代的技术,会导致阶层间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吗?

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生,激起了全球舆论与科学共同体的一致批评。此次人体实验具体到两个婴儿身上,无创新、风险大,收益小,毫无必要,当然是错的。实际上,这次试验引发的轩然大波,与其说是基于技术思考,不如说是基于社会原因。

正如现代生物学领域最重的意见领袖乔治.丘奇表示:围绕贺建奎的批评有点过度狂热,“我觉得有义务保持平衡”。所以当该事件正在逐渐从舆论热点上退下来的时候,不妨进行一些事件之外的冷思考。

污染人类基因池?

如果说国外的质疑与批评的声音几乎都来自于科学界的话,那么在中国国内,似乎变成了一个大众议题。从科学问题变为社会问题,源于大众的恐慌。

实际上,包括一些专业人士的批评,都显得有点过于政治正确化,而失去了常识。比如说,此次试验会污染人类基因池。

其实,这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算术。基因不是病毒,不可能通过空气、接吻、体液传播,其在种群中传播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假设这两个婴儿都在30岁的时候各自生育2个孩子,在按照这个速度繁衍下去,那么,90年后,全世界携带经过改造基因,并且活着的人,最多也就不到30个。

如果把时间拉得更长呢?科学家曾对世界不同地区和民族的女性进行线粒体DNA调查,确定现代人的线粒体来自于约15万年前的一位女性,这位母系祖先被称为“线粒体夏娃”。同样的,通过比较各个个体之间Y染色体序列的差异,科学家也计算出现在所有人的Y染色体都来自大约6万年前的一名男性,他被称为“Y染色体亚当”。这就意味着,基因传播到整个人群,花了6万年到15万年的时间。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基于当时人类数量较小,基因扩散到整个人群相对较快。在现在的人口基数的前提下,露露和娜娜的基因要扩散到全人类,时间会长很多。

这还是基因扩散的理论上的最快速度,实际上,不但中国的生育率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而且,如果基因引发了不利的性状,比如早夭、智力低下,甚至会自行消散。这本身就是大自然处理变异的成熟机制。大自然没有那么脆弱。异形、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或者基因优良的“非人”等等,都是文艺式的抒情。

实际上,某种程度上人类的基因一直处于这种不自然的过程中。

1978年7月25日,世界上第一个试管婴儿路易丝•布朗出生。当时,许多人担心她长成一名“畸形怪物”,甚至可能无法生育。现在全球已有500万试管婴儿降临人世,全球试管婴儿数量“呈指数式递增”。试管婴儿是极不自然的,没有经过数亿年形成的自然选择机制。有研究认为,试管婴儿有统计上明显的差异。试管婴儿患有先天性缺陷的比例比普通婴儿高,患心理疾病尤其是自闭症的可能性也较大。至于这种症状是否会遗传下去,还没有相关研究。

如果有,在短时期内,这些性状就可能扩散到整个人类。现在,试管婴儿的数量是500万,那么理论上,在更短的时间内,全人类都会变成被人工操作改变过受精过程的人的后代。不过人们并不大担心这个危险。

这种放心是有道理的。一种危险的速度与后果是相关的。巨大的危害总是迫切的,因为速度让人猝不及防,后果才不可挽回,而潜移默化的危害,总是能够解决的,因此相对威胁也不大。那种潜伏上万年,几十万年,然后突然在短短一年内爆发,毁灭人类的基因危险,只是一种臆想。更何况,人类的技术在不断发展,可以通过检测、优生、绝育、或者进一步的编辑完善基因,阻断有害基因的传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