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欧盟

英国脱欧的反思:一体化并不代表大一统

钟汉威:欧盟内除英国外也有不少对布鲁塞尔政策的批判,大一统思维有修正必要,英国脱欧也是欧盟反思的机会。

最近,特蕾莎•梅政府多次近距离地领悟民主机制的残忍:先在英国议会中输掉了用尽洪荒之力与布鲁塞尔谈判达成的“脱欧协议2.0”,然后议会马上否决“无协议脱欧”的选择。

民主机制有时会做出情绪化的决定,但英国议会的政治逻辑实在奇怪:让梅在不信任投票中获胜,又随即一一否决掉梅努力谈判实现的成果。一方面不愿看到毫无法律共识的“硬脱欧”,一方面也不接受任何妥协。

英国自我毁灭式的政策虽然让它在欧盟成员国中成为众矢之的,但欧洲领导人不应把这次脱欧案例看作处分“害群之马”的机会。欧盟内除英国外也有不少对布鲁塞尔政策的批判,大一统思维很明显也有修正的必要。这次脱欧事件也是欧盟领导人反省欧盟本身错误的机会。

欧洲在《威斯特伐利亚和约》后的均势格局中逐渐落实平等原则,无论国家大小、宗教选择、文化背景,任何国家的政策和政权皆有受到尊敬的权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的政治领导人更是大刀阔斧地创建欧洲共同市场,以超国家主义的思维立定了共同的制度。不同于其他国际组织,欧盟机关在国家之上掌握了若干主权权力。欧洲各国之间很明显地在意识形态和自我认识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共同分母,容许国际组织整合主权权力。纵观欧洲将近四百多年来的发展,乍看之下,的确有迈向统一、成为联邦的趋势。这个错觉也让若干政治领导加快大一统的脚步。

“共同”标准在欧盟体系中的确有很大成就。共同的机关和竞争规则捍卫欧洲公平的竞争环境。货物有共同标准的确能提升物流的通畅性。在《欧洲人权公约》支持下,欧洲在不同区域也对人权有高水准的保护。但欧盟并没有“无死角”完全一样的必要,例如,统一的语言或许对货物流通有很大帮助,但“统一语言”政策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欧盟很多政策整合了参差不一的经济环境,但多元的力量也是欧洲成功的原因。英国在欧盟内一直保留了“安全距离”,在谈判过程中也以“不一样的声音”优化了欧洲的政策。

英国在脱欧中表达的不满,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布鲁塞尔的错误调整。“欧盟”在冷战后成为类似宗教的“信仰标准”,产生了“为了和平一定要统一欧洲”的教义。而共同市场政策在大一统趋势之下造成了不必要的官僚主义,给企业带来额外负担。欧盟新闻中一直有“统一欧洲政府”的提议,但在细节上从未能在不同的政治方针中解释欧盟“完全统一”的必要性。“没有想到底”的大一统教义反而拖累了欧洲各国的发展。创造共同货币便是大一统政策最大的错误之一。欧元虽然让以出口为主的德国得到很大的利益,但其他欧洲国家在共同货币政策之下负债,德国便要出钱救助它们。没有搞懂大一统和政策细节的因果关系,只会让一盘散沙的欧洲陷入恶性循环。

大一统的代表在面对批评时不断地以人权、和平和生活水准的提高作为反击理由,但大和平的“道德优越感”也让欧洲领导人在政策方面不断陷入盲点。人权及维护和平不一定需要在联邦架构中实践。《欧洲人权公约》推动了死刑的废除,也没有以联邦组织作为运作基础。共同市场规则能够维护公平竞争,但家庭法、税法或教育制度一定也有整合的必要吗?反过来说,创建统一的中央权力也不一定保证区域内部完全没有战争危机。南斯拉夫后期的崩裂应该对于政治领导人有所启发。欧洲领导人既然不断提起自由竞争是欧盟的核心价值,也应该深知竞争的基础是多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