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共享出行

Uber和滴滴背后“悬崖式监管”

周掌柜、宋欣:滴滴和Uber同样面临科技与治理相互碰撞导致的“悬崖式”监管,但美国监管意在疏散人群,中国则压缩矛盾。

滴滴确实变了。和前些年的捷报频传相比,2019年的滴滴变得谨慎和寡言,最近媒体传出了一次次的道歉和反省。程维被柳青评价为两周内“瘦成一道闪电”,这些表达确实激发了公众对创业维艰的同理心,公司内部人坦承:监管合规带来了巨大阵痛,提升服务、强化管理同样迫在眉睫。

“Uber抢跑一步”。就在滴滴战战兢兢的阶段,老对手Uber(当然,双方互为股东)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估值约600-900亿美金,几乎相当于通用加福特2家汽车巨头市值的总和,这将使Uber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集团登陆美股以来最大的IPO。之前滴滴曾经投资过的小兄弟,美国网约车公司Lyft完成了IPO,在4月中旬市值达到160亿美金。对标他们,滴滴在2017年前还占尽先机,现在似乎成了“网约车+自动驾驶”全球赛道的落后者。

监管尴尬了。在滴滴屡屡示弱低头的同时,监管也需要面对管理创新的挑战,这是一个全球性的命题,随着Uber、Lyft的上市,着眼点又回到了国内。在经历了十部委联合进驻滴滴之后,社会舆论同样期待管理部门给一个解决问题的科学管理方案。随着我们对网约车行业研究的深入,发现很多业内人士对国内网约车监管颇具微词:“网约车行业再没有比中国更好的土壤,人口多,经济发展好,城市交通需求巨大,监管总的来看还是应该化解矛盾并推动中国公司参与世界竞争。但现在的思维就像一位带枪的猎人,将出租车的‘羊群’和网约车的‘牛群’一起赶到悬崖边,无论谁被挤下悬崖,他们都会朝天上开一枪,然后对围观人群说:这就是正义。对比美国的前沿实践,监管应该为行业健康发展贡献更多”。

以上是对目前网约车行业热点的一个全景勾勒。在3月份发表《滴滴的战略悬崖》之后,我们继续深入挖掘这个行业复杂矛盾背后的深刻逻辑,这是一个包含着互联网创新、公众利益、数千万劳动者就业和监管平衡的多角度挑战。进而带着追问跟踪访谈了一些业内专家、监管负责人、网约车公司员工和网约车车主,力求延续上篇对滴滴挑战的分析,进一步从世界范围内审视这个哈姆雷特式的 “科技惠民”话题。核心追问是:各方应该为科技服务于民生贡献什么?

中美监管者的“悬崖游戏”

3月23日滴滴湖南司机被杀的事件,再次触动了全社会的敏感神经,凶手“试试自己胆量”的表达让更多人意识到——网约车司机也是应该被保护的弱势人群。与司机交流中发现:除了久坐车内带来身体方面的顾虑之外,他们更多恐慌来自“抓车、罚款”带来的冲突伤害和经济损失。

网约车到目前为止依然处于灰色地带,司机很难得到政府层面的支持。名义上的“合法”和事实标准带来的“合规率”极低形成鲜明矛盾,很多网约车说自己“起早贪黑却像做贼一样”。而出租车则相反,比如北京市给6.6万辆出租车年度有8.7亿燃油补贴,全国范围燃油补贴超过140亿元,这方面网约车司机很难获得。

对比美国市场的公开资料中,我们发现中美对网约车的监管政策有很多不同:从车辆的准入标准来看,Uber、Lyft网约车只要满足4门汽车、有4名乘客的座位和安全带(不含司机)、车龄10年以内、车况良好、年检通过、车险为司机本人名下等基本条件即可。Lyft招股书提到,其91%的司机是周工作时间低于20小时的兼职司机,其正职身份有学生、企业主、退伍军人等各种职业。而中国网约车全行业按照现行的监管标准,同样条件的车辆、司机合规比例应该不足5%。这似乎成了中国监管者独具特色的“灰色”管理方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