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移民

为什么华人会在澳大利亚大选扮演“关键少数”?

马骋:华人选民在此次澳大利亚大选得到空前关注,一方面是由于参选政党重视华人选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华人的身份认知转变、积极融入主流社会。

作为一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留学见闻常常局限于日常学习和生活。但是,随着此次澳大利亚大选的发展,媒体报道铺天盖地,也让我这个局外人产生了好奇心。

目前反对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已在墨尔本宣布工党(Australian Labor Party)败选并辞去党首职务, 2019年澳大利亚大选战局已定。执政的联盟党在投票中实现惊天逆转,现任总理自由党(Liberal Party of Australia)党首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将继续执政并领导澳大利亚未来几年的发展。但撇开政党政治,由于我的研究课题涉及澳大利亚的身份政治和多元文化政策,我此次关注点也就自然而然地定位于华人群体身份认知与政治选举的关系上。

这次澳大利亚大选发生在中美贸易战的高潮期,中澳关系则处于一个低潮期的大背景下。一年多来,中澳关系的负面影响也不断波及澳洲华人。某些澳大利亚媒体多次通过节目或报道质疑澳大利亚华人和中国留学生存在广泛的间谍活动,造成华人社区的广泛焦虑。可以这样说,这些问题正促使华人选民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份问题,并进一步影响他们的参政态度和投票意向。

华人正在改写澳大利亚政治

依据我的个人体验和观察,华人群体在此次澳大利亚选举进程中扮演了积极角色,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1. 华人参政进入新阶段

尽管华人仅占总人口的3.9%(2016年普查数据),但从这次大选来看,华人群体全面参与选举进程,展现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早在今年春节期间,参选政党争取华人社区支持的争夺战已经全面打响。执政党领袖莫里森和反对党领袖频繁走进华人社区,参与各种新春庆典活动。意见时常相左的两人,甚至还同排就坐于一个庆典活动的贵宾席,力争拉近与华人民众和社团的距离。

为了吸收华人社区选票,包括自由党、工党、绿党都力推华人候选人参选议会,仅在维多利亚州就有5位华人候选人竞逐4个选区的议席。其中最吸引媒体关注的是两位华人女性竞逐的Chisholm选区,这也是澳大利亚选举史上首次出现两名亚裔候选人角逐同一席位。在这个华人选民众多的选区里,自由党候选人廖婵娥(Gladys Liu)和工党候选人杨千惠(Jennifer Yang)还开创了澳大利亚选举史上第一次中英双语的政见辩论会。目前选举结果显示二人的得票率极为接近,实际当选者要等到全部验票结束才能最终确定。不过,无论她们之中的哪一位当选都将创造历史——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首位华人众议员。

2. 华人选民态度鲜明

华人选民的选举态度不再保守,勇于公开表达自己的政党偏好。投票日前夕,笔者在墨尔本的华人社区博士山(Box Hill)访友时发现,多数华人商铺都依据自己的政策认同,张贴相应候选人的竞选海报。例如:多家房地产公司悬挂自由党候选人廖婵娥与总理莫里森合照的大幅海报,在几十米外都清晰可见,令人印象深刻。不过,也不是所有商铺都那么旗帜鲜明,少量商铺同时张贴两党候选人的精选海报,这种充满中国智慧的中庸政治哲学,在其他选区并不常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