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面对美中冲突,美国盟友何去何从?

沃尔夫:在美中贸易冲突中,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其他国家应该怎么做?局外国家无法阻止冲突,但并非无能为力。

美国和中国之间不断加深的经贸摩擦将令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美国的传统盟友,何去何从?在正常情况下,后者将站在美国一边。毕竟,对于中国的行为,欧盟(EU)也抱着许多与美国相同的担忧。然而,当前并非正常情况。美国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领导下已变成一个“流氓超级大国”(rogue superpower),敌视建立在多边协议和有约束力的规则基础上的贸易体系的基本准则,还有其他许多东西。事实上,美国的盟友也成为了这波双边霸凌浪潮的目标。

那么,在美中对抗之际,美国的盟友该怎么办?这不只和特朗普有关。特朗普对双边贸易平衡的执着甚至可能是相对可控的。更糟糕的是,很大一部分美国人不只是对中国的行为、也对中国崛起这一事实本身怀有日益加深的敌意。

我们也看到保守派思想出现了很大变化。2005年,时任美国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提出,中国应该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而最近,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外交事务专家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这样形容蓬佩奥具有启发性的观点:“自由派国际主义者认为,美国全球参与的目标应该是推动建立一种世界秩序,在这一世界秩序中,国际机构越来越多地取代民族国家作为全球政治中的主要行为体,而保守派国际主义者认为,美国的全球参与应该以更聚焦美国特定利益为准绳。”简言之,美国再也看不到自己有什么原因应该成为国际体系中“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相反,它如今奉行的理念是19世纪强权政治,即强者向弱者发号施令。

这也与贸易相关。有人说,当前的贸易体系基于国际机构应取代民族国家的理念,这是以讹传讹。当前的贸易体系建立在两种理念之上:各个国家应彼此签订多边协议,以及应通过一个有约束力的争端解决机制来加强各国对此类协议的信心。这可以为跨国公司所依赖的贸易环境带来稳定。

但如今,所有这一切都岌岌可危。关税战的扩大,以及限制中国唯一处在世界领先地位的先进科技制造商华为(Huawei)获得美国技术的决定,似乎旨在让中国永远处于劣势地位。中国人对此肯定这样想。

贸易战也使美国带上了浓重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其关税的加权平均值可能很快将超过印度。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一篇论文指出,“特朗普……威胁对中国加征的关税,与美国在1930年通过《斯穆特-霍利关税法》(Smoot-Hawley Tariff Act)加征关税的平均水平相差不远。”对华关税甚至可能保持这种高水平,因为美国的谈判要求太具有羞辱性,让中国无法接受。对华关税还将导致企业转向其他供应商。关税也可能随后蔓延至后者:双边主义往往是一种传染病。与特朗普的断言相反,关税战的成本也是由美国民众承担,尤其是消费者和农产品出口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受冲击最严重的许多县都是在共和党的控制之下。(见图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