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空中旅行

飞机上的迷你部落

斯卡平克:飞久了,你会发现飞机上有一些有趣的迷你部落。他们有着共有的怪癖和行为特点。

与你同乘一班飞机的人通常不被记住。他们坐下,系好安全带,开始做些什么,消磨航程。除非他们喝得烂醉,或者变得有攻击性——我听说过这些事例,但从未眼见——你再没理由回想起他们。我确信他们也是这么看待我的。

但当你乘机次数增多,你开始注意到一些乘客间共有的特点和行为。这些群体构成了飞行中的迷你部落。以下是我所注意到的一些人。

1. IT部门先生 他是这样一名乘客:一待安全带信号灯熄灭,他就放下小桌板,摆出全副家当。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与其相连的平板电脑,一部、甚至两部与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相连的手机,然后一副无线耳机戴在头上,蓝光闪烁。现在,他以平静的使命感着手工作:单击一下这里,摆弄一下手机那里。他在用这些计算容量做什么?他在监视地面情况吗?随时准备着如果美国五角大楼(Pentagon)或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崩溃,他就在35000英尺的高空出手干预吗?

2. 迫在眉睫小姐 这名乘客在升空的那一刻也拿出她的笔记本电脑,并打开翻盖。这是她最后一次抬头。整个航程中,她都在敲打键盘。电子表格、柱状图、大量文字出现在屏幕上,她一下把它们点没,一下又重新打开它们修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的状态太过疯狂,肯定不是在准备PPT演示。着陆之后,一些重大事件一定在等着她。英国或美国的破产保护程序迫在眉睫;又或许她要击退敌意收购。

所有送餐服务都被摆手拒绝。她接受的唯一茶点是一杯烈酒,她暂停重要任务,快速、急迫地从杯中抿了一小口。

3. 守夜人 舷窗外一片黑暗,遮光板拉下,客舱灯光熄灭,大部分乘客昏昏睡去。他们对外界毫无知觉,四仰八叉瘫在座椅上,毛毯在安全带下,戴着眼罩。有的人大张着嘴,一些人在打呼噜。

但有一小部分乘客还醒着:看电影,在丁点灯光下读书,或者沿着过道行走,享受这加长的机舱。他们之间有不用言传的认识:他们是不能入睡的人,他们不能理解为什么对别人来说入睡如此轻易。

每隔几个小时,善良的乘务员在守夜人中出现,无声地递上托盘,上有盛水或橙汁的塑料杯。在所有飞行中的迷你部落里,我对这一支最熟悉,因为我是它最为长久的或站立、或读书、或看电影的成员。

4. 神奇膀胱 这些旅行者在靠窗座位坐定,转过脸去,缩成一团入睡,他们保持这个姿势,直到飞机将要降落。但他们全程酣眠还不是最了不起的事情。不:最了不起的是他们在八小时航程中一次都没起身去厕所。他们的确是大自然的奇迹。

当乘务员把他们叫醒,让他们把座椅调直,准备降落,他们看起来衣冠不整,嘟嘟囔囔。自然,他们都很年轻,但不该如此乖戾。随着时间流逝,他们会发现,自己也会穿过过道,加入为厕所排队的人群。这将会比他们现在能够想象的更加频繁。

译者/卓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