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演讲

女性在演讲中开玩笑会减分?

克拉克:我若见到女性在演讲中说笑话,我知道她所面对的困难,我会因为她敢尝试而给她打更高的分。

那天晚上我见识了近来伦敦莫名走红的一个现象:由一名女士教其他女士如何作公开演讲。

那个地方很挤。最后排只能站着。台上的是薇弗•格罗索(Viv Groskop),一名脱口秀演员,她还为管理者提供绩效辅导,写过一本叫做《如何赢得满堂彩:女人和谈笑风生的艺术》(How to Own the Room: Women and the Art of Brilliant Speaking)的书。

自去年11月份出了那本书以来,格罗索已在英国各地举办了50多场活动。商务早餐,文学节,为谷歌的员工演讲,还有一场给Facebook员工做的演讲,以及两场有150个座位的公共“大师班”,入场券都是在几天内就销售一空。根据这本书制作的播客很受欢迎。今年迟些时候,格罗索还将在百慕大、芬兰和华盛顿演讲。

她的成功不无道理。越来越多女性担任高管,正如她所说,大多数有关公开演讲的书籍“都是针对男性,由男性作者为男性读者写的”。我见到她的那个晚上,房间里坐满了45岁以下的满怀热切的商界女性。她们也热切地想知道该如何处理对公开演讲的恐惧。

“我会发抖,”其中一个说。“我会完全忘记我的思路,”另一个说。还有一个说会感觉身体不适。我同情她们每个人。我仍然记得我自己早期那些可怜的努力,每当我摇摇晃晃走向台前,我都担心自己会不会呕吐、晕倒或因为某些冠状动脉相关的意外而倒下。唯一有帮助的就是练习。正如格罗索说的:“一遍又一遍地做这件事,是让自己变得擅长此道的最好途径。”

但我怀疑人们热衷于见到她还有另一个原因。她们认为她会很有趣。而她们自己也很想在下一次公开演讲的时候变得有趣。谁不想呢?任何一个能讲出令人愉快又有趣的笑话的人,都离最终赢得满堂彩不远了。我也是这样认为,直到我偶然读到美国的一篇最新研究,它的结论令人吃惊:在做工作报告时开玩笑,对男性会有助力,但对女性反而不利。

当我打电话给其中一位作者,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的领导力研究员乔恩•伊万斯(Jon Evans)时,他说他对这个课题的兴趣来自一名女性。他在采访一名女高管时因对方的一番话而感到惊讶,这位女高管说她会“谨慎地避免展示幽默”,因为她认为这可能会不好。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工作中的幽默被视为既好又不好——既是紧张情绪的舒压器又是分散注意力的干扰因子——那么性别成见会影响对玩笑话的解读吗?为了找到答案,由男女演员各一名分别录制视频,扮演一个正在发布季度报告的商店经理,一开始非常严肃,之后开始大量穿插笑话。

我们这儿不是指那些让人拍腿大笑的笑话,而是指一些小诙谐,比如在该“经理”做报告的前夜,他/她的配偶给出的建议:“不管你做什么,都不要试图表现得太过迷人、诙谐或聪慧。就做你自己。”然而,当研究对象们观看视频时,他们对搞笑版本视频中的男性经理,给予其在领导力和社会地位方面,相对于其无笑话版本中的表现有更高的评分。

对于女性来说,恰恰相反。她被认为表现更差,因为试图“通过开玩笑来掩盖她缺乏真正的商业头脑”而被扣分。换句话说,女性的幽默似乎被视为更具破坏性,男性的幽默则更有助益。

对此我们该怎么看?可能还是别过度解读。至少另外一项研究发现,女性领导人会巧妙地运用幽默来展现高效的领导者形象,尽管这是十多年前在新西兰做的研究。

但情境也很重要。伊万斯称,他的研究结果只适用于第一印象。女性向认识她们的人开玩笑可能会有更好的效果。即使她们不能,我也不会把伊万斯的发现添加到女性发言人应该担忧的事项清单上。了解刻板印象很好。越过这些刻板印象继续前行会更好。事实上,下次我若见到女性在演讲中说笑话,因为我知道她所面对的困难,我会因为她敢尝试而给她打更高的分。

译者/艾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