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创新

创新者可以后天培养吗?

王军: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接触更多创新相关活动,如科技博物馆、科普讲座等,是后天培养创新者的有效途径。

《创新者是天生的吗?》一文中,我们提到,在决定创新者这一问题上,先天因素至关重要,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庭、政府和社会就无所作为。实际上,通过有效的外界干预,让孩子从小接触与创新相关的活动,可以提高孩子未来成为创新者的可能性,而整个社会也将涌现出更多的创新者。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哈吉•柴提(Raj Chetty)等五位学者合作撰写的论文“谁能成为创新者?”(Who Becomes an Inventor in America? ),在强调先天决定因素的同时,也探讨了后天因素的影响。这篇刚刚,也就是2019年5月在美国《经济学季刊》正式刊发的长篇论文,在发表前,已经以工作论文的形式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这篇文章发现一些有趣的统计事实。例如,在美国创新程度活跃地区(如硅谷)长大的孩子,由于成长过程中的耳闻目睹,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创新活动,因而他们成年后更有可能成为创新者。“接触”不仅影响成为创新者的几率,而且还决定着创新的类别。在波士顿居住的人群中,那些在硅谷长大的人尤其可能在计算机领域持有专利,而在美国城市明尼阿波利斯长大的人,更有可能在医疗设备上获得专利,因为明尼阿波利斯城市周边拥有众多一流的医疗设备制造商。类似地,如果父母在某一技术领域获得专利,那么,当他们的孩子成为创新者时,他们往往会在与父母完全相同的技术领域持有专利。

在性别方面,创新者受到的影响非常明显。如果某个地区有许多优秀的女性创新者,那么,在该地区长大的女孩未来最有可能在相同的技术类别中获得专利。女孩在成长过程中,即使周边有男性创新者可供效仿,她们也不会追随,而男孩的创新倾向会受到周边男性而非女性的影响。

上述结论与近年学术界对家庭周边,也就是邻里关系的研究,逻辑上是相互呼应的。2016年,柴提曾与另外两位合作者在《美国经济评论》上发表过一篇“好邻居对孩子影响”(The Effects of Exposure to Better Neighborhoods on Children)的文章,指出好的社区和邻里关系对孩子会造成终身的影响,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学校质量的不同;二是所谓“居住隔离”(residential segregation),即生活居住地存在良莠之分,有好地段,也有差地段。结果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会得到完全不同的启蒙和学业指导,并在信息获取和社会交往方面,表现出根本的不同。这种外部环境的熏陶,只能通过时间慢慢显现出来。

哈佛学者提醒我们关注一个基本事实:来自低收入家庭和少数族裔的孩子,以及女孩,在成长过程中不太可能通过家庭或邻里的关系接触到创新活动,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这些孩子成年后很少从事创新活动,不大可能获得专利。为此,这篇论文做了一个大胆估计:如果美国女孩在成长过程中,能像男孩接触男性创新者那样接触女性创新者,那么,男女在创新方面的性别差距将会减少一半。

至于大学阶段的创新问题,哈佛论文指出,美国不同大学之间,创新方面的表现相差甚远。不过,在美国最具创新活力的学校,如麻省理工学院,学生们的创新能力,也就是在申请专利方面,却很接近,无论他们来自低收入还是高收入家庭。这一结论强化了这样一种认识,即影响人们创新能力的因素,或者说决定谁能成为创新者的条件,只在人们进入劳动力市场,也就是工作之前,才起作用。这些因素概括起来就是儿童时期的成长环境,特别是接触创新的机会,是决定个体创新能力出现差异的关键因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