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如何理解Facebook货币Libra“非比寻常的特权”?

胡一天:Libra与一篮子货币挂钩就好比SDR,也隐含其设在日内瓦的Libra基金会将比为IMF。一个私企企图创造超主权货币,在当今金融体系可行吗?

号称在全球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Facebook,6月18日宣布将与27个“创始节点”各自出资1000万美元,组建认许制联盟区块链,并发行加密货币Libra(天秤币),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互联网金融界与传统金融界的各种质疑。

熟谙分布式账本技术的币链圈人士认为,Libra兼采各区块链技术长处的“混搭”风格,其实与比特币、以太坊(Ethereum)等公有区块链十分不同。Libra的治理架构虽规定28个创始节点一人一票,看似“多中心化”,仍难掩Facebook凭藉其用户流量与海量数据而成为“First among equals”(高于同侪)的“中心化”本质。

Libra的挑战在政治

Facebook在Libra白皮书中揭橥其成为全球货币与金融基础建设的愿景,调子确实不低。与没有主权国家背书的比特币(Bitcoin)不同,Libra将与一篮子主流法定货币与短期政府公债等低风险储备资产挂钩,这种被称作“稳定币”(stablecoin)的加密货币,目前主要被各种数字资产交易所当作交易与拆借的筹码,尚未成为大众广为接受的支付及授信工具,并面临全球反洗钱法规的严格检验。腾讯创始人与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也对Libra直言:“技术很成熟,就看监管是否开放。”

就在Facebook宣布Libra之后,美国参、众两院就准备召开听证会了解,欧盟表达高度疑虑,而俄国政府甚至决定查禁。在欧美政府纷纷指控互联网巨头垄断的政治气候下,拥有海量数据、但用户隐私保护纪录不佳,还有在民主国家选举沦为“假新闻”心战武器之虞的Facebook,其实已经成为美国国内党争与欧盟博弈的焦点之一。

在互联网发展的前区块链阶段,互联网巨头利用“协定”与“应用”,通过价值高度不对称而建立起的市场地位,是一种巨大的财富、权力与竞争优势的“中心化”(centralization)过程。Facebook寻求持续扩大其垄断性商业利益,显然不是以议会民主宪政的逻辑在运营。

以欧盟为首,各类针对Facebook、谷歌等互联网企业的裁罚以及隐私保护的立法,正是在反垄断大气候下的具体作为。由开源社群、消费者保护主义分子、对跨国企业疑惧的政客所推动的一场整改全球互联网产业的运动, 是一种关于“权利”、“义务”与“责任”的“再平衡”(rebalancing)。因此,Libra未来的发展限制,在政治不在技术。如何通过适当的应用场景营造出有利的舆论环境,就是主要挑战。

Facebook成为数字货币的IMF?

Libra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储备资产管理政策,亦勾起无限政治联想。

作为国际货币基金(IMF)与国际清算银行(BIS)记账单位与储备资产的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 SDR),就是与一篮子货币挂钩的超主权“准货币”。爬梳SDR与IMF发展史,对Libra颇具参考意义。

作为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的核心,IMF在肇建之始就面临极大的挑战。一战与随后的经济大萧条,摧毁了战前金本位赖以运作的各国互信基础,而二战后满目疮痍的欧洲百废待举,民穷财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