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央行

中国短期借款成本降至10年最低点

中国央行近期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以支持向较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银行放贷,这些银行在包商银行5月被接管后陷入资金困境。

中国的短期借款成本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水平。北京方面试图帮助银行应对政府接管一家商业银行所引发的流动性紧缩。

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PBoC)——近期在向金融体系注入流动性,以支持向较小城市和农村地区的银行放贷,这些银行在5月份国家接管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后陷入资金困境。

结果是,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周四下跌至0.884%,这是自2009年4月以来的最低点,并且仅略高于那年早些时候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北京方面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合5800亿美元)刺激计划时达到的创纪录低点。就连波动较小的三个月贷款利率也在过去两周下跌约0.3个百分点,至2.627%,这是自2010年末以来的最低水平。

然而有迹象表明,较低的借款成本未能向下传递,最高和最低评级银行的信贷利差之间存在异常巨大的差距。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资深中国经济学家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表示,这一差距表明,在中国,“在突然重新定价交易对手风险时……将较低利率传递给最需要它的(银行)是相当困难的。”

埃文斯-普里查德提出,要想帮助评级较低的银行获益于较低的借款成本,可能需要降低基准利率。

中国央行在近期声明中暗示,它可能会出台更大规模的宽松政策,在经济趋弱迹象的背景下逆转了长期的去杠杆信息。上月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表示,如果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中国在调整利率方面“有很大的空间”。

但是对于易纲的降息意愿,也有人持怀疑态度。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彭蔼娆(Iris Pang)表示,近期的流动性繁荣是对包商银行被接管所引发的紧缩的回应,但她认为,中国央行更有可能出台有针对性的宽松政策,而不是全面宽松政策。

“我认为中国人民银行想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将流动性引向小型银行,”彭蔼娆表示。她补充说,仅向小型银行提供贷款,或者降低它们的存款储备金要求,将比向中国金融体系全面注入流动性效果更好。

张祺(Archie Zhang)北京补充研究

译者/和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