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南海

“印太战略”背景下的南海形势

吴士存:南海形势趋稳向好的大方向不太可能逆转,但会呈现“稳中有乱、时有升温、博弈加剧、分歧增多”等特征。

近一段时间以来,在中国和东盟国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形势降温趋缓的基本面得以继续保持,并呈现一些可喜的积极发展态势。但从长远来看,未来南海形势发展既存在有利于和平稳定的积极因素,但也隐藏着不少令人担忧的消极因素。特别是随着南海规则制定和秩序构建逐步推进,区域内外国家在南海的权力和利益博弈日渐加剧,继续保持南海形势持续向好发展的挑战不容忽视。

一、有利于南海形势发展的积极因素

一是中国-东盟、中国与各声索国间双边关系总体良好。经过多年的共同努力和良性互动,中国-东盟关系进入了提质升级的黄金期,双边合作从经贸、旅游、人文向传统与非传统安全及海上合作等领域延伸,已呈现出高水平、全方位的发展格局。中国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文莱等声索国的双边关系也处于历史较好时期。

二是“南海行为准则”(以下简称“准则”)文本磋商有序推进,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一读,在未来两年多的时间里有望建立起基于规则的、确保和平稳定的南海地区新秩序。

三是中国-东盟非传统与传统领域的合作双双取得新的突破。近三年来,中国与东盟十国不仅在海洋渔业养殖、海洋环保、海上执法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取得前所未有的进展,同时拉长了传统安全合作的“短板”。2018年10月,在南海海域举行了首次海上联合军演,此举不仅将中国-东盟海上安全合作推向新阶段,同时也为建立新的地区安全架构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四是中菲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运行顺利,共同开发合作磋商不断取得积极成果。自2017年5月启动中菲政府间南海问题双边磋商机制至今,中菲两国已成功举行四次会议,下半年还将举行第五次会议。这一机制运行正常,已经成为两国间管控分歧、推动海上务实合作、为最终海上有关争议的解决打下了基础。

二、影响南海形势发展的消极因素

其一,以美国为主的域外国家对南海的军事介入有增无减。特朗普政府2017年上台后,已连续13次开展针对中国的南海“航行自由行动”,并实现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和黄岩岛的“全覆盖”,目前基本保持“双舰巡航”模式。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等美国的盟国也纷纷派遣军舰进入南海,追随美国加大在南海的军事存在,以防止中国在南海独家坐大。

其二,某些声索国围绕岛礁建设、海域控制和资源开发的单边行动方兴未艾。域外国家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和“准则”磋商倒计时是上述国家采取单边行动的催化剂。

其三,“准则”磋商步入了变幻莫测的“深水区”。去年中国与东盟十国虽就单一磋商文本达成一致,但随着正式文本磋商拉开序幕,有关各方之间的矛盾和分歧也就难以避免地开始显现。

其四,海上合作和共同开发推进困难。海上合作和共同开发或阻力重重或停滞不前,使得有关各方专注于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剧了争端国之间围绕海域管辖主张与资源开发的矛盾。

第五,仲裁裁决的负面影响挥之不去。菲律宾杜特尔特政府虽有意淡化仲裁裁决,但菲国内反对派势力一直施压政府,要求其以裁决为基础处理中菲南海争议。其他域内域外国家也鲜有涉南海问题多边场合不拿裁决当“令箭”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