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乐尚街

富人的烦恼:苹果手表过时了?

詹姆斯•马克思:喧嚣一时的“可穿戴科技”似乎突然就成了时尚泡沫。性能优异、设计隽永的经典表又热门起来。

腕表是每位男士最重要的时尚配饰。尽管它是用来计时的,但男士所选的腕表也露出很多私人信息。

我对腕表这种配饰情有独钟——不仅因为它并不受腰围变粗变圆的影响,没错,我知道大家也把鞋履归入配饰一类。消费者舍得为几双鞋一掷千金。但鞋履有个大问题:它们很快就会穿破穿烂,而一块好表能戴一辈子,是一笔相当划算的投资,也是表明地位与身家的隐性标志。

然而,高雅与庸俗之间的反差泾渭分明——并很容易掉进时尚陷阱。我对腕表的品味因为可穿戴设备科技遭遇的困境而更加复杂。我希望这种风尚能够暂时停止——可穿戴科技成了新的没有品味的东西,没有人喜欢无趣的Fitbit计步器。

我承认花了一段时间才确认自己也已陷入科技时尚的泡沫。当苹果推出首款Apple Watch智能手表时,我曾经极力抵制,并未购买,很大原因是自己认为这款智能手表模样很难看,况且它们又不防水,功能也乏善可陈。但苹果推出第三代智能手表后,我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因为它似乎已成了必备品。

除了每天填满活动圆环(Activity Rings)比较有挑战外,它可以任意更换表盘界面(包括语音式动感米老鼠表盘),配有各式好看的表带以及诸多实用功能——出去嗨的时候如果忘带现金,只需刷一下手腕处的苹果智能手表就可实现感应式支付。

我能用苹果智能手表支付公交车费,也可用其在维特罗斯超市(Waitrose)购物时直接支付费用。此外,也可以用戴着的苹果智能手表扫描机场的电子登机牌,大摇大摆地在各个检查口通行无阻。但是,用苹果智能手表做上述事的新鲜感早已不再。如今没人在意这些功能了。高贵嘛,谈不上,最大的可能则是,佩戴苹果智能手表的人看上去只是像不差钱的主而已。

技术的普及化与大众化还让购智能手表失去了投资价值。苹果智能手表并非名贵珍品,它俨然是“递耗性资产”。即使售价高达1399英镑的爱马仕(Hermès)腕表也是如此,它们的高售价是因为搭上了时髦科技的便车。

我对智能手表蕴含的高科技不感冒还有另一原因。我坚信智能手表一直在暗中监视我自己。无情显露这个真相的是:正是我的粗壮手腕使得智能手表一直在聆听我说话——有时在不经意之间会激活Siri语音助手。

上周,我打电话安排几辆豪华轿车前往本人出任主席的草地网球俱乐部。“你们的意思是明天开辆全新法拉利跑车过来?”我问。没想到的是,我的智能手表接下来竟挖苦地答道:我没有这个需求。”

结果呢,我最终没雇成车。我真不希望再戴这款爱管闲事的智能手表。

祖父曾对我说:“男人永远不能拥有太多表。”大家可能已经猜到他名下有太多的表;所以嘛,我如今有了三块经典名贵腕表:一块高档旧款劳力士(Rolex)Datejust表、一块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Calatrava表(很适合作为正装表佩戴)、以及最珍贵的藏表——上世纪70年代的一块百达翡丽Nautilus纯金款腕表。

由于我打算与智能手表语音助手Siri“分道扬镳”,所以将来每天只能戴正式腕表了。关键问题是自己适合戴哪一款。或者,把自己的藏表卖掉后重新再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